推进高校教育公平的起点――更新大众教育公平观念
发布时间: 2014-06-17 文章来源: 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

推进高校教育公平的起点――更新大众教育公平观念

来燕丽

 

    【摘要】民众在对高等教育的公平性进行评价的时候,暴露出了许多片面的、不合理的教育公平观念。这些观念和教育公平、高等教育的实质是不相符合的。教育公平观念应该更加关注高等教育对个体差异性的影响。
    【关键词】教育公平;高等教育;教育公平观念

    教育公平一直是一个热点话题,从2006年到现在每年都有许多关于教育公平的论文。笔者在百度搜索“教育公平”话题共有11,800,000个结果,搜索“教育不公平”话题则共有41,600,000个结果,可见大众更多地认为我国目前的教育是不公平的。对于教育不公平的讨论也主要集中在“精英教育”和“高校招生”上面。那么究竟怎样的高校教育才能满足大众对教育公平的要求?笔者对如今大众的教育公平观念进行了调查与总结。
    一、大众教育公平观念
    有数据指出,作为中国高等教育巅峰的北京大学农村生源比例逐年下降,1978~1998年时北京大学中农村生源占有三成,2000~2001年却下滑到一成,许多民众纷纷表示高校教育越来越不公平,高校教育需要改革。从民众对这件事情的评论可以概括出一些大众现阶段的教育公平观念。
    (一)高校精英观
    精英教育的观念在中国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无论是家长、学生、老师还是社会上的其他人员,都有一种“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观念。并且认为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精英,而精英必须和高收入相挂钩。如果一所高校培养不出精英,那么这所高校就是失败的,这所高校培养出的学生也是失败的。像北京大学这样的的重点高等院校在许多民众眼中就是精英的代名词。因此重点高校的农村生源比例下降,对许多民众来说意味着这些学生只能上非重点高校,不能成为精英,就无法获得好的工作。他们认为这些都是教育不公平导致的。
    对于抱着这样观念的民众,他们认为最公平的教育就是大家都上北大这样的优秀大学,或者像北大这样的优秀高校越多越好。然而,事实是,高校必须培养出精英,但不能只培养精英。尤其是我国的高等教育已经从1999年以前的精英式教育走向了大众化教育,以后势必还要走向普及化教育。不能依旧遵循旧的高校评价观念。
    (二)能力主义教育
    能力主义教育就是相信能力面前人人平等,认为“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他们首先在主观上将农村生源的学生定义为更加聪明、勤奋的学生。于是,农村生源的学生在重点高校中比例下降,是让他们难以接受的。因为这一点违背了努力一定成功的观念。所以他们认为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有钱有权的人利用自己的资源挤占了原本属于农村学生的名额,高等教育存在不公平现象。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存在差异。不同能力水平的人,要达到同样的目标,能力越高的人需要付出的努力就越少,能力不足的人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但是却被很多人无视了。
    日本在实施能力主义教育的时候,虽然一度被封为是平等社会,但其实不然。研究数据表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东京大学男性学生监护人的职业为上层非体力劳动者的比例一直保持在70%上下,其他名牌大学也同样存在不平等的状况。而且这种阶层不平等在教育大众化之后并没有消失,只是表现形式更为隐蔽:过去式“能不能上大学”,现在是“能不能上名牌大学”。这个现象和当今中国的农村学生是何其相像。
    有学者在分析这些不平等现象后,认为以学习时间为指标的学习意欲的不平等,反映出阶层的不平等,并且这种学习意欲的阶层差在扩大,学习成绩的阶层分布也在扩大,阶层分布的两极化在加剧。学习意欲主要指学习动机、学习兴趣等。日本近年来的闲暇教育、新学力观教育改革等,更加强调学习者自身的学习兴趣与内在动机对学习效果的影响。这种教师的控制被削弱、学生的主题学习程度增强的新教学法,使得阶层文化属性对学生学习成绩或学业成就的影响更为明显。要缩小社会与教育不平等,主要不是追求阶层平等,因为阶层不平等是不可能被消除的,而是追求教育与社会不相关的平等。
    (三)寒门必须出贵子
    抱有这样观点的民众将农村学生放到一个弱势群体的位置,认为政府有必要让他们享受和别人一样的权利――能够进入国家一流大学。只有这样的高校教育才是公平的,所以他们呼吁高校对贫困学生有一定的政策倾斜。很多高校确实开始招收农村免费学生,还有的高校开展“圆梦计划”,招收贫困地区成绩优秀且三代内无大学生的农村学生。
    但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却忽视了高等教育的本质,高等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它更强调教育的选拔功能,需要根据社会分工的现状和对人才素质的要求,对每一个受教育者做出魔种鉴别和选拔。在此阶段,教育公平并非是绝对意义上的平等、无差别。
    二、教育公平分析
    虽然任何教育公平观念都具有时间上和空间上的相对性,但在一个时期内必须有一个对教育公平相对正确、全面的认识。我们所追求的教育公平应该能使教育不断向前发展,使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产生错误、片面的教育公平观念大多是因为对教育公平的理解不够完整、不够全面。
    (一)教育公平的分类
    教育公平包括外部公平和内部公平两个方面。外部公平也叫宏观公平,包括教育机会均等、教育权利平等、代际转换机遇均衡。外部公平是一种形式公平,是实现教育公平的基础和前提。它更多关涉的是社会问题,因而不能通过教育的方式来解决。内部公平也叫微观公平,包括教育观念公平、教育目标公平、课程设置公平、评价公平、教学过程公平。其中,过程公平又包括起点公平、程序公平和结果公平。内部公平是一种质性公平,是教育公平的内质和精髓,体现了教育公平的教育学特征。但在促进教育公平的过程中不能先实行内在公平,再实行外在公平,要将两者视为一个整体。
    换个角度又可以将教育公平分成观念公平、政策公平、法规公平、制度公平、措施公平、教育教学行为公平。观念公平是其他各方面公平的起点和基础。批评大学精英比例下降、质疑高校办学水准的人,大多依旧坚持高校必须培养精英;许多家长早早地将孩子送去补习,生怕别的学生更加努力而使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其中就有能力主义教育在作祟。由此可见,更新教育观念应是当前推动教育公平的起点。
    (二)教育公平的基本性质
    教育公平是一个历史范畴,具有历史性。公平的状态,从根本上说,取决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和社会性质。在历史上,教育公平大致经历了权利公平、金钱公平和能力公平等阶段。教育公平还具有相对性,任何公平都是相对的,不存在绝对公平。教育公平总是相对于某一特定的教育评价标准而有意义,脱离了某一特定的评价标准,教育公平就成了一个无意义的存在。教育公平具有主观性,它与客观存在的教育公平问题,既有一致性又有不对称性。教育公平具有客观性,就起反映的内容而言,不能脱离教育事实的客观性。教育公平具有理想性,是人类对于教育的理想追求。
    从教育公平的基本性质来看,人们产生教育不公平感的主要原因有:事实上确实存在教育不公平;因为教育公平的相对性,一些问题从某些角度看时是公平的,从另外一些角度看时则是不公平的;横向比较也能产生教育不公平感,在某一群体里,主体是感到公平的,但对同类情况横行比较时,若同样的情况没有收到同样的对待也会产生不公平感;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导致教育公平目前无法实现;随着社会向更高阶段发展,人们对教育公平有了新的追求。
    三、更新教育公平观念刻不容缓
    无论是“官本位”的高校精英观念,能力主义教育观,还是“寒门必须出贵子”的观念,这些观念中有一点是不变的,他们从本质上都希望通过教育,能够使每个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能够在学业成绩上完全平等。然而这一点和教育公平却是矛盾的。
    教育结果公平是教育公平的最终目标和理想,是一种教育终极价值的追求。教育结果是指学生在一段学习经历以后所获得的结果以及影响。在教育结果内涵的范畴中,包括了两个相类似的概念,即教育产出和教育影响。教育产出表示的是在教育系统中,通过教育过程和接收到的教育资源后获得的一种直接的结果,比如学习成绩、学位的获得、能力或素养的增长。教育影响表示的是教育的一种间接影响,辣子鱼当前教育的产出以及先前的教育经验。例如,由于教育带来的高收入水平、较高的生活水平,以及其他有利的个人资本状态。这两个概念虽然在概念上能够进行区分,但在现实中是互相重叠,二者构成了教育结果的内涵。
    教育不是孤立的存在体,它是处于一个生态系统之中,不断和系统进行交互作用和交互影响的过程。教育的生态系统包括了教育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和文化环境几个方面。因此,学生个体、学校以及家庭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这一个学生可能取得的学业成绩。在这些因素中,虽然某些变量是可以通过教育政策和管理的过程进行调节的,如学校可以加强管理,设施也可以更加合适学生学习;父母可以更多地给子女学习上的帮助,加强和学校之间的联系;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决策者可以通过不断平衡不同地区和学校的配置资源,提高教师资质等等。但是还有一些因素确是教育本身不发进行调节和控制的,如学生的智力水平、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家庭的特点和类型等等。
    因此对教育结果公平本质进行分析的出发点,就是首先将这两类可控和非可控的变量进行分离。教育结果公平的,本质,并不是需要来自每个不同背景的学生在学习成绩上完全的平等,而是将教育无法控制的那部分变量,如家庭背景、学生智力水平进行派出了之后,只考虑教育系统自身的变量对学习成绩所造成的影响是平等的。
    也就是说,无论学生之间家庭条件、智力水平等先天因素的差距如何,通过教育的过程,每个学生能够获得平等的教育上的增加量,这一部分的平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结果公平。然而在大众的教育公平观念里,他们希望来自不同背景的每一个学生都能获得相同的教育结果。无视了教育不可控变量对学生的影响。在这样的教育公平观念下对高等学校教育做出的评价都是片面的、有失偏颇的。为了增加更多高质量、高水准的高等教育评论,更新大众教育公平观念刻不容缓。教育公平观念的核心应该是在满足社会发展对个体成长要求的同时,让人人获得适合其个性并能实现其社会地位转换的发展。
参考文献
[1]翁文艳.美国与日本教育公平的理论与实践[J].教育评论, 2002(4).
[2]辛涛,黄宁.教育公平的终极目标:教育结果公平.教育研究, 2009(8).
[3]李润洲.试论教育公平的基本特征[J].教育评论, 2002(5).
[4]储朝晖.走出教育公平的观念误区[J].中国教育学刊, 2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