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研讨式教学-习明纳模式在本科课堂教学中的运用
发布时间: 2014-06-17 文章来源: 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

课堂研讨式教学-习明纳模式在本科课堂教学中的运用

吕 婷

 

    摘  要:习明纳注重在师生共同探究的过程中培养学生分析批判、科研创新的能力,是大学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的一种有效形式。我国的大学应当充分借鉴德国的习明纳教学模式,汲取其大学理念的精华,提高我国大学的教学质量。 
   关键词:课堂研讨 习明纳 教学

    在高等教育领域,源于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理念的seminar教学模式引起欧美诸多国家的重视,并逐渐引入到大学本科教学实践领域可以发现,它已经成为高等教育领域探讨和研究的焦点课题,并对我国推进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一、现今本科教学课堂教学现状
    目前,我国研究型大学的本科教学活动主要是“师主生从”模式,师生互动明显不足。主要表现在:1.课堂教学多局限于“传递―接受”的传统模式,“满堂灌”、“填鸭式”仍是大学课堂教学的基本格局,甚至还存在照本宣科的情。2.本科生中应试性的被动的学习定势仍十分明显,学生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接受教师传授的现成知识上,学习围着课本和考试转,沿袭着“上课记笔记、下课抄笔记、考试背笔记”的传统学习方式。
    在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学习效果方面,教师课后与学生的交流不够。先进的教学必须以先进的理念为指导,但实际过程中“教师为尊,课堂为重,讲授为主”等传统的教学理念仍然反映在一些教师的教学中,“以生为本,自主学习,探究发现,民主互动,师生平等,唯理是尊”等现代教学理念反映仍不够充分。传统的教学模式制约了教学的顺利开展和实施,有的教师的教学只注重书本理论知识的传授,满足于知识的先知者角色,教学过程中忽视了学生获取知识的主体能动性,师生关系过于正式、刻板,缺乏师生互动;有的教师把教学看作单一的我讲你听的单向灌输过程,只注重让学生接受抽象的结论和脱离实践的理论知识,没有主动探究问题。在实践教学中,模仿、验证性过多,缺乏创新性、综合性,严重地影响知识学以致用的效度和实践技能的切实提高学生“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缺乏锻炼,创新意识和能力培养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还有的教师在授课内容上没有把握好多学科专业知识的综合衔接与交叉融合,教学活动局限于单一的学科专业知识领域,学生不能形成完整的知识体系,影响了知识之间的有效整合,不利于知识创新".
    另外,学生的适应性不够,虽然本科教学的课程教学效果明显,但学生在适应性上还存在一定的欠缺。课堂教学需要教师和学生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在课堂上,师生之间需要互动,但是部分学生对课程的教学内容感到无力,理论性过强。有部分学生反映老师讲课的进度太快,内容太多,知识太深,不适应课堂讨论的方式,仍然习惯于传统的教学。同时,在回答问题时,教师不可能面面俱到,照顾到所有学生。因此,学生的学习效果也不太平衡。
    二、“习明纳”模式的基本理论
    从目前本科阶段的教学结构来看,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是教师讲授型,二是教师和学生讨论型。讨论型即为我们所说的 “习明纳”教学模式。“习明纳”教学模式导致了课程结构的多元化,大学本科课程中由传统的讲授式过渡到讲授讨论式的二元结构,体现了“习明纳”教学法的独特性。
    习明纳(Seminar),是在一位老师主持下,一门课程的学生轮流向全班同学汇报先前准备的研究报告或学习心得,全班同学对报告及指定内容深入讨论交流,从而掌握教学内容、接受智力激发、获得思想启迪、达成教学目标的一种小班研讨教学组织形式。
    习明纳模式有着它独特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第一,充分体现了教学与科研相统一的现代高等教育思想。它以学生间及师生间的持续深入交流为主线,将学生们带到各领域学术创新和思想创造最为活跃的领域,让他们去亲手触摸本学科专业人类文明之树正在伸展的萌芽、嫩叶与新枝。 在习明纳中, 教师和学生除了承担传统教学中教学者和学习者的角色外, 还共同承担起了研究者的工作。教学的过程同时也是研究探索的过程, 两者紧密结合, 难分彼此。教学与科研相结合体现了习明纳作为现代大学教学模式的核心理念。
    第二,集中反映了弘扬学术自由与鼓励思想原创的大学创新文化。在习明纳中, 师生的讨论不受传统权威的束缚。自由、宽松的讨论氛围使学生能够对已有观点和理论进行大胆地批判和质疑, 进行创新性思考和探究。这种教学制度,将课程教学的组织权完全委托给主持课程的教授,一旦课程被批准,则课堂上讲什么、如何讲、招收哪些学生,一概由教授做主。再加上习明纳一贯采用的让学生独立或小组协作准备课堂报告、学生老师在课堂上平等交流思想观点的做法,都很好地保证了教授的教学自主权,保证了教授与学生的学术探索自由,为他们发展宝贵的独创精神,创造了优越条件。
    第三,充分发挥了学习者的主体力量和自我教育潜能。在课堂上,教师只是一个主持人,而轮流汇报学习心得与研究发现的学生们,才是真正的主角;在课下,学生为了准备课堂报告和有效参与课堂讨论,必须进行大量阅读和思考;课程结束时,学生还要按照教师的指导和课堂讨论中同学们的意见,将自己的课堂报告整理成课程论文,从而再一次提升和巩固课堂讨论与课前准备的成效。这种学术讨论是开放式的, 师生能够平等参与并自由发言。它无疑有助于提高学生的思辨能力和研究能力, 培养其勇于开拓创新,锲而不舍的科研精神。
    三、“习明纳”模式在本科教育中实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从客观上来说,目前,我国研究型大学的本科教学活动主要是“师主生从”模式,师生互动明显不足。主要表现在:1.课堂教学多局限于“传递―接受”的传统模式,“ 满堂灌”、“ 填鸭式”仍是大学课堂教学的基本格局,甚至还存在照本宣科的情。2.本科生中应试性的被动的学习定势仍十分明显,学生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接受教师传授的现成知识上,学习围着课本和考试转,沿袭着“上课记笔记、下课抄笔记、考试背笔记”的传统学习方式。这样传统的教学方式需要去改变。大学的课堂应当更为自主,更具活力。
    从主观上来说,习明纳式的讨论要求学生广泛阅读,不但精读教材、而且精读教参、报刊的相关章节、相关内容。这与传统的填鸭式学习相反,教师不是提供全部知识,而是给学生一个知识框架或知识局部,由学生查阅资料、自己确定这些资料的重要性,独立思考、讨论,鼓励学生自由想象,引出不同观点,发现知识和法则,并使之理解。在阅读资料中,学生跨越时空地与作者进行心灵交融,去发现、想象、填充、完善、发掘、探究、体验和感悟,与书刊相互融合,丰富着书刊和自我。运用观察、实验、分析、归纳、综合、类比、联想、猜想、论证、社会调查等方式方法,将所研究的问题进行拓广,将所得到的结论进行深化,向纵深发展,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从而实现知识创新和能力创新。学习知识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掌握知识是为了构建新知识体系,从而使知识成为创新的平台。
    在讨论中,师生相互鼓励支持、教学相长。师生彼此理解、信任、尊重,“对话”才得以展开。“对话”中,教师要放下架子,学会用学生的眼光看,用学生的耳朵听,用学生的头脑想;让学生在“对话”中感受到自主的尊严,感受到独特存在的价值,感受到心灵成长的幸福。对学生给予较高期望,使学生自信。这样才能保护和开发学生的好奇心和创新欲,激发和培养学习兴趣,发展学生的潜能、特长。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特长,学生敢于、乐于、逐渐善于选题、收集资料、提出方案直到最后的成果展示都是“自作主张”。 总之,应该摆脱那种一切教学都由教师灌输的思想束缚,用开放式教育来实现学生“自我教育”,提高学生“创造知识、技术和工艺的能力。
    四、“习明纳”教学方式本科教育中实施的实践性例证
    如今,世界主要国家的军队院校,特别是其中的高中级院校,普遍将席明纳小班研讨教学模式或者它的某些变式,当作课程设置与课堂教学的基本组织形式。比如,美国国防大学各学院都开设了席明纳小班研讨课程,由 8 - 9 名学员组成的席明纳小组(Seminar Group),成为该校开展课堂教学的基本组织单位。加拿大国防军学院采用经过改造的席明纳小班研讨教学模式:“辛迪加小班教学”。
    中国科技大学于 1999 年开始尝试开设本科生席明纳课程,每个课程班注册学生 8 - 20 名。2003 年该校一项问卷调查显示:“修课学生普遍认为教学方式明显优于传统的理论课教学方式;87% 的学生认为修读 Seminar 课程的收获较大;83.6% 的学生认为学习Seminar 课程获得的知识多于普通课程;92% 的学生认为 Seminar 课程对能力培养有突出效果;86.5% 的学生认为 Seminar 课程的教学效果优良;77% 的学生认为对 Seminar 课程有较高的学习兴趣;62.2% 的学生认为学习 Seminar 课程需要比普通课程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预习、查阅资料和准备讨论课题;92% 的学生表示有兴趣再次选修 Seminar 课程。”
    2003年,清华大学开设了新生研讨课,首批开出31门课程,由院士、长江奖励计划特聘教授、院长、系主任等担当主讲教师,实行师生之间零距离的交流、沟通和研讨,受到师生的普遍好评。截至2005年,清华大学已成功开设近200门次新生研讨课,涉及文、理、工、管、法等各个学科,百余名知名教授参与,已有近3000 名大学一年级新生选课。
    上海交通大学自2006-2007学年开始,为改变长久以来形成的普遍的接受式学习的僵化模式,为一年级学生每学期都开设了一些研讨性质的课程,称之为新生研讨课(Freshman Seminars)。2008-2009学年第一学期开设了41门新生研讨课,可接受960多人选课。
    在其他国内高校中,不少高校内的部分专业开展了包括新生研讨课在内的各个层次的习明纳课程,但大多为专业内部自发组织形成,缺乏高校内部的整体性控制,致使习明纳在这些高校内部无法形成整体的规模化优势。
参考文献
[1]谢晓宇,柳世玉.讨论式教学seminar 教学模式在本科教学中的实践运用[J].教育理论与实践, 2013(33).
[2]王林义,杜智萍.德国习明纳与现代大学教学[J].外国教育研究,2006(7).
[3]李现平.席明纳小班研讨教学模式[J].继续教育,2012(1).
[4]周志太.讨论课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J].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6).
[5]高峰.习明纳在中外高等教育中的比较性研究[J].石油教育, 2011(1).
[6]晓力.值得“拿来”的一种大学教学形式一习明纳[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