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开放大学的路该怎么走?
发布时间: 2012-11-20 文章来源: 南方都市报

熊丙奇:开放大学的路该怎么走?

    在中国已提出多年的“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又迈出关键一步。近日成立的国家开放大学、北京开放大学、上海开放大学,将作为高等院校补充,有效缓解当前上大学是唯一选择的局面,被业内称之为“终身教育发展的新载体”。众所周知,“开放大学”的前身,是“电视大学”,其办学就立足终身教育,在全日制学历教育之外,给受教育者提供方便、灵活的接受高等教育的选择。以国家开放大学为例,其前身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而这所大学一直以来,依托全国电大系统组织实施的开放教育面向全国开设理学、工学、农学、医学、文学、法学、经济学、管理学、教育学等9大学科95个本科、专科专业。目前共有注册学生356万人,其中本科学生105万人,专科学生254万人,包括近20万农民学生,10万士官学生,6000多残疾学生。可以说,这是全国最大的“大学”。应该说,这给很多受教育者提供了高考(微博)之外的上大学选择,可为什么没有缓解高考焦虑,在很多学生和家长(微博)心中,还是高考“一考定终身”呢?

  问题就出在开放教育、继续教育,是全日制高等教育的“补充”上,而不是与全日制高等教育拥有平等的地位。作为“补充”的继续教育,在我国高等教育管理制度和人才评价体系中,学校低人一等,学历也低人一等――― 在学生和社会舆论看来,过去的电视大学,今日的开放大学,根本就不是大学,而从电视大学拿到的文凭,含金量根本就不好与全日制教育相比,有一些研究生招生机构,就明确不招收持自考、继续教育文凭的学生,或者虽不明说,但在具体招生过程中,有意无意地进行歧视。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接受继续教育,是很多受教育者无法进入全日制大学之后的无奈选择。

  对此,《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指出,“继续教育是面向学校教育之后所有社会成员的教育活动,特别是成人教育活动,是终身学习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促进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提供多次选择机会,满足个人多样化的学习和发展需要。健全宽进严出的学习制度,办好开放大学,改革和完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建立继续教育学分积累与转换制度,实现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互认和衔接。”这实质上要求给予继续教育平等的办学地位。

  开放大学正是根据国家教改精神成立的。此前,一些地方在贯彻落实国家教改精神时,也制定了发展终身教育的相关条例,提出继续教育可承认全日制高等教育的学分。这貌似在搭建“立交桥”,可其实仍旧把继续教育设置为低于全日制高等教育的教育,只让开放大学对全日制教育开放,而没有全日制大学向开放大学开放,如果继续教育和全日制教育平等,那么,全日制高等教育也应该承认继续教育的学分的。继续教育和全日制教育的“立交桥”,应该是接受全日制教育的学生可选择接受继续教育,接受继续教育的学生,可根据学分情况,申请进入全日制学校。这就打破了各类教育之间的围墙,也破除了“学历身份”,自然也就消除了“一考定终身”。

  在美国,社区学院的申请门槛远比名校低,学费也不高,课程学习很灵活,很多受教育者先选择上社区学院,然后再转学到名校。在社区学院与名校之间,有学分互认和转学协议。这种高等教育体系,就给学生多元的教育选择,也促进各类教育平等竞争。而之所以社区学院的学分能得到名校认可,除了办学者没有“门户之见”外,社区学院严格实行“宽进严出”的教育,保障每个获得课程学分的学生都“货真价实”是十分重要的方面。不少社区学院办学富有特色,其教育教学质量,甚至超过了一些名校。

  美国社区学院的发展模式,值得我国开放大学学习和借鉴。首先,教育管理部门,必须以全面开放的心态,率先清理存在于教育系统的“教育歧视”,包括职业教育歧视、民办教育歧视和继续(成人)教育歧视,给各类教育平等的发展空间。与此同时,督促社会用人单位调整人才评价体系,改变“学历至上”的人才观。其次,开放大学,必须提高办学质量,严格实行“宽进严出”,随着我国高等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上全日制大学的考试分数将越来越低,进入开放大学学习的学生,有可能分数就更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开放大学不坚持培养标准,就会成为“走私文凭”的通道(对于自考,已有专家认为这是文凭“走私通道”),也会降低办学的声誉,难以吸引优秀的学生。

  何时我国学生不把进全日制高校作为首选甚至唯一的选择,高考高分的学生,可以放弃名校,而选择开放大学、职业学院,或者高中毕业之后,不直接上大学,而是参加工作,在工作时接受继续教育,“存够”足够学分,获得学位,再自由申请大学深造,我国教育的多元发展格局才真正形成。高等教育体系不再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开放大学、职业学院中也有一批名校,这样的教育才能缓解上大学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