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怎样做高校教师
发布时间: 2015-06-15 文章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今天我们怎样做高校教师

丁明拥

    目前,我们正处在一个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网络使知识和观点的获取变得简易化和多样化。面对传统师生之间的教学、依赖和尊崇关系正在被消解,如何做合格的高校教师,成为需要深入研讨的紧迫课题。
    第一,大学的问题除了机制还有什么?
    当下,几乎每个人都会说中国大学出了问题,几乎所有的论证和分析都归因于制度。我们不能否认目前大学存在一些“唯上不唯下、重教不重师、收权不放权、本末互倒置”的情况,是束缚人才培养的重要问题;但是我们整天挂在嘴边的“以人为本”呢?大学教师作为高校的组成部分,何尝不是问题的根本?
    大学,应该有大师。大学出了问题首先是大师出了问题。“大师”这一称谓,长期以来一直是具有人格魅力、道德风范的高校教师的代名词,其学识令学生高山仰止,其修养足以为社会表率。然而,今天“大师”这一称谓已经变了味,很多不过是为了出名得利而包装出来的伪大师;至于“大师”的后来者——青年高校教师,其中不少人为了尽早成名,以奇观异说来搏出位,甚至主动拉低自己的为师标准。
于是,那些为了彰显自己与众不同的教师,便会专门发表一些解构和破坏性言论,打破原有的秩序和标准,更可怕的是屡屡突破言论和道德底线。不少原本可以成为大师的教师,也受了这些新见异说的蛊惑,见不贤思齐,自动降低了为师者的标准。因此,一段时期以来,拥有高校教师身份的“舆论领袖”所引导的话题屡屡被社会广泛关注,甚至高校教师本身也成了社会热议话题。这些话题一旦被放大,进而连师德、师范以及传道、授业、解惑等方面都受到了广泛的质疑。我们都知道,破坏容易建设艰难,如何重建对教师的信任,成为学校和社会必须早日解决的重大问题。
    第二,互联网时代如何教学?
    关于教学,一些高校教师存在两个误区:一是高估自己,认为自己读书多、学问大,学生都不读书。因此自己足以影响学生,理应享受学生的膜拜和吹捧,久而久之形成了主动要吹捧、不吹捧自己便不高兴的现象,有的甚至自吹自擂、自高自大,进入一种“老子天下第一”、本专业非我莫属岂有他哉的狂妄状态。二是低估学生,特别是低估学生的判断力和辨别力,导致很多东西不敢讲、不能讲,教授的内容刻板、教条,和社会实际相脱离。无论是自我高估还是低估别人,可能都是立论者想当然的迷狂或幻觉。
    从教多年,我特别爱回忆自己做学生时听到并记下的课堂内容,并以此来比照和分析自己授课的得失。非常遗憾的是,我对老师讲授的知识性内容大多不记得了。记住的只有古代文学教师讲《三国演义》时对曹操的褒扬,现代文学史教师讲鲁迅兄弟的失和,以及唐宋文学老师讲《春江花月夜》谈到“张若虚孤篇压全唐”,“该诗有宇宙意识”等。察己及人,我认识到观点和评论的引领之功要远远大于书本上可以读到的知识。所以在课堂上就力争做到别人讲过的基本不讲,自己讲过的也基本不再讲,对于前人研究的成果,争取接着讲,而不是照着讲。以观点、评点和比较的教学法来“点亮”学生先天内在的好奇和求知欲。
    希腊大教育家苏格拉底早就指出,求知是每个人灵魂里固有的能力,当时的智者宣称他们能把灵魂里原本没有的知识灌输到灵魂里去,苏格拉底嘲笑道:“好像他们能把视力放进瞎子的眼睛里去似的。”今天的教育,所谓智育是要发展好奇心和理性思考的能力,而不是灌输知识;德育是要鼓励崇高的精神追求,而不是灌输规范;美育是要培育丰富的灵魂,而不是灌输技艺。为了达到这个要求,作为教育的基本手段——课堂,就应该是“点亮”学生。当然也有人将这叫做启发,但我始终觉得用“点亮”更恰如其分。
    “点亮”会对教师自身建设提出更高的要求。结合教学经验,我认为能够“点亮”学生的要点有如下几个:一是审美层次的提升。这需要大量阅读文艺作品,并将什么是好的、什么是美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一一指给学生。二是要让学生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讲课时多问学生怎么看待谈论的问题。三是要能直面现实问题,对待纷繁复杂的真实社会生活,具有一双明辨是非的慧眼,透过现象看本质,有能接近事实真相的本领。如此,庶几可以做个良师。
    第三,自媒体时代如何参与社会生活?
    高校教师的社会活动,一般说有“超然”和“参与”两个方面。“超然”,是指超然于一般社会生活之上而特别致力于文化责任;“参与”则是以其知识、理想等,影响与改造社会生活。高校教师因相对掌握了更多知识和善于思考,应该深感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以天下为己任”、“平治天下舍我其谁”的重要责任,应该养成“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弘大气象。所谓“位卑未敢忘忧国”,所谓“邑有流亡愧俸钱”,也是知识分子于国事民生应具有的不能须臾忘怀的情怀。
    作为社会精英的高级知识分子,高校教师有义务和责任在向公众发表意见和观点时坚守道德底线,不为权势所左右。与此同时,还应不断学习,避免在自己研究范围之外的领域大放厥词。批评本来是确立标准的,它在终极意义上要下判断,告诉人们什么是好坏美丑,并指出其存在和阙如。高校教师应该知道,作为这个社会角色所承担的责任有:一是教给学生知识,即传道、授业、解惑;二是成为社会的良心,即凭良知有底线,不阿谀能坚持;三是积极参与社会生活,给社会管理提供智谋和审美。在网络时代,破坏容易建设难,高校教师任重而道远,要善于和敢于发出正直善良的声音。
                            (作者单位: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15日第7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