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沉寂在大学江湖里的志士仁人
发布时间: 2017-04-06 文章来源: 《高教发展与评估》


沉寂在大学江湖里的志士仁人


刘  尧

2004年,一本《所谓教授》的书描写大学教授崇高形象遮蔽下的暗流——高谈阔论、孜孜求之的是教授,坐官衙、开公司、烙大饼、卖笑、拉皮条、兜售狗皮膏药的也有教授。有人读过该书后感叹道,今天中国的大学教授正在撤离大学精神的殿堂,盯着买方市场寻求新“活法”,“求真”已成尘封的记忆,“不傻”“不迂”的教授已经跳着欢快的舞步,走向无序、伪善、麻木、平庸、浅薄和粗俗。


大约就在这个时候大学教授的学术名利深度交合学术能换来官位、职称、金钱、住房、奖品、名声……在大学持续上演的所谓人才争夺大战中,学术的价值已经转化商品的价格。这种学术功利化陷阱让一些教授难以自拔而丧失了鲜活的学术生命沦为名利的奴隶,也让社会公众对“学术价值”产生了错觉,更让大学江湖里的志士仁人忧心忡忡,疾声呼唤找回大学精神、重塑大学精神,呜呼哀哉

《所谓教授》的作者史生荣认为,就道德而言,教授并非道德选拔赛中的优胜者,如果在大学教书,当然就会成为一名教授,这也是教授形象多样化的原因。任何一所大学都有腹中空空却声名显赫的教授,教授中的确有个别人时而会表现出禽兽的行为,也有争着在学校做官的学官教授,也有被媒体捧红的网红教授,也有被头顶冠于各种头衔的学阀教授,还有游走于商界而学商通吃的富豪教授……教授形象确实是五彩缤纷了。

承载着求真育人使命的教授,在坚守正义力量、知识化身、人类进步张力、人类精神家园守护神的道路上时常遭遇学术功利化陷阱,但无论如何教授的主流不是也不应该是《所谓教授》描写的那样,在京城里混油果子吃的毕竟是少数,社会舆论不必因“刘安定的下流”而厌恶教授群体。因为全国大学里数以万计的教授中,这样的所谓教授毕竟是极少数的非主流,虽然他们在大学里混却从来不属于大学,大学也许时而被他们操纵却从来没有接纳过他们,他们也许时而被误解为大学的符号却从来没有代表过大学之精神。

大学的象牙塔时代虽然已经久远了,但“不为一己之利所诱惑,不受世俗所驱使”的象牙塔精神依然历久弥新,时刻警示着教授中的志士仁人不去迎合,而是在学术功利化的疾风暴雨中,以一种宁静沉稳的心态点亮学术生命之灯,沉寂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执着前行。大学这座把人类指向文明的千年灯塔其所以坚如磐石,概因这些如铸就在灯塔脊梁的沉寂钢梁般的志士仁人,而非那些装点于灯塔外表的华丽粉饰的所谓教授。

大学教授中的志士仁人,无论被你看见或是没有被你看见,他们就在大学里默默无闻、教书育人;无论被你喜欢或是不被你喜欢,他们就在大学里不卑不亢、追求真理。教授中的志士仁人大约有“学而优则仕”与“士志于道”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学而优则仕”者更希望进入政治权力结构中,实现他们对国家、民族、人类的人文关怀。教授中有这样的志士仁人但为数不多,我们在此就不多论及他们了。

 更多是沉寂的“士志于道”者,他们是思想独立的社会理性批判者,承担着追求社会进步而坚持不懈地从事社会启蒙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因此多对现实政治权力进行监督、质疑和批判。他们的人格、道德的最高境界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持道不屈”,甚至“以身殉道,杀身成仁”。“士志于道”的士是“正身之士”,他们对人类社会的人文关怀是思想高于政治、道统高于政统、学术高于权力的。

在我国,具有丰碑意义的西南联合大学教授中的志士仁人曾经忍饥受冻、耐贫固穷,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把探究学术的真谛当成理想。新中国大学中一代又一代教授中的志士仁人追求真理,铸就了多少纯净的灵魂、崇高的人格!这样的志士仁人多沉寂于大学的各个学术领域,以自己的理想和观念看待现实社会,把对人类社会的人文关怀付诸于实践,并提高到个人道德高低的判别标准,即所谓“铁肩担道义”,成为公众心目中一种社会良知、社会理性的化身。

季羡林先生96岁高龄之时,依然慨然提出三辞”。他在《病榻杂记》中以真挚语言请辞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三顶桂冠不仅使自己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而且我国大学浮躁学风了一清凉剂。2006感动中国”给季羡林的颁奖辞称:“心有良知璞玉,笔下道德文章。一介布衣,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学问铸成大地的风景,他把心汇入传统,把心留在东方。”不慕虚名、追求真理的季羡林先生是教授中志士仁人的典型代表

季羡林先生对三顶桂冠屡屡坚辞的纯真执拗我们读出了他以敬畏之心反讽大学江湖里沽名钓誉之徒的浅薄与放肆。季羡林先生对大师这一称号满怀敬畏,因为大师是术业有专攻的饱学之士,是才高品亦高的耿介之人。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我国大学浮躁的当下,大师、巨匠、泰斗……泛滥成灾,捣腾出一点名气就妄称大师一顶顶XXXX”的破毡帽漫天飞舞

 在大学风气由理想主义趋向于现实主义的今天,虽然我们坚信大学精神有教授中志士仁人在沉寂中支撑和坚守,大学这座人类文明灯塔永远都不会因几个所谓教授而倒塌。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大学办学者早点醒悟,从变革极为功利的人才制度、奖励制度、评价体系、分配方案等方面入手,引导业已非常浮躁的大学宁静下来,让学术尽快摆脱功利的奴役,让教授中志士仁人不再沉默寡言,大声地讨伐学术功利的危害,心安理得地以学术为志业,还一片学术湛蓝的天空!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教授、所长

《高教发展与评估》2017年第3期“教育茶吧”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