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教授新著《教育困境是教育评价惹的祸吗》出版
发布时间: 2017-08-30 文章来源: 教育评论研究所

刘尧教授新著《教育困境是教育评价惹的祸吗》出版

 

  

在我国,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一直是一个社会性难题。面对当今社会日益严峻的升学与就业压力,家长相互攀比引发的教育焦虑持续蔓延……政府颁布减负令的政策效应渐渐失灵,减负陷入了越减越重的教育困境。

不仅如此,我国教育还面临着两大相互交织的难题,一个是中小学生学业负担过重;一个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两大难题又形成了“学业负担越重,教育质量越低”的教育困境。

我国教育为什么会陷入困境?官方与民间普遍认为,是教育评价惹的祸!因此,就有了基础教育评价改革、中考高考评价改革、大学教学评价改革、教师评价改革、大学排名评价改革,等等。但非常遗憾的是,教育评价的诸多改革又陷入了追捧考试成绩的所谓高质量教育困境。

我国的种种教育困境究竟是不是教育评价惹的祸?又如何突破教育困境呢?刘尧教授的《教育困境是教育评价惹的祸吗》(学苑出版社,2017年10月)一书,从中小学减负、钱学森之问、基础教育评价、高考制度改革、教师评价模式、大学教学评价、大学排行榜、教育质量文化、现代教育评价等教育热点问题入手,进行了多方面深入浅出的剖析。

    《教育困境是教育评价惹的祸吗》一书,把读者带给进了一个从教育评价透视教育困境真相的新视域。希望本书能够为政府、社会、学校、家长认识教育困境,打开一扇窗户、提供一个视角、探索一条思路。本书雅俗共赏,适用于教育人士、社会大众、政府官员以及教育评价工作者阅读。

  

【延伸阅读】

  

破解教育困境应从改革知识评价入手


刘 尧

  

   “严禁违规补课,不准布置超时超量的课外作业”“严禁公布考试成绩排名,不准违规以各种形式宣传炒作高(中)考升学率和高(中)考状元”……为进一步规范中小学办学行为,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日前,四川省教育厅出台了《中小学减负“十严十不准”》,并在全省开展中小学减负集中整治。(四川新闻网2017年6月27日  

201728日《文汇报》头版报道,上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赴有关部门调研时再次强调,要出台坚决措施清理整顿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秩序,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维护义务教育公平正义的初衷,维护上海教育改革发展的成果。

 

事实上,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始终是我国的一个社会性问题。面对社会日益严峻的升学与就业压力,家长相互攀比引发的教育焦虑持续蔓延……几十年来各级政府不断发出减负令的政策效应渐渐失灵,减负在多重矛盾的交织中陷入越减越重的困境。

不仅如此,我国教育还始终面临着两大相互交织的难题,一个是中小学越减越重的学业负担;一个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两大难题已经形成了“学业负担越重,教育质量越低”的教育困境。

如何破解这一教育困境?我国政府对此的改革探索一直就不曾停歇过,无论是颁布中小学减负的一系列政策,还是制定大学杰出人才培养的若干工程计划,虽然都取得了一些短期成效,但学生学业负担有增无减与杰出人才培养深陷窘境依然相伴相生。

这是为什么呢?人们普遍认为,教育困境是教育评价造成的!因此,就有了一系列教育评价改革的政策与实践。比如,基础教育评价改革、中考高考评价改革、教学评价改革、教师评价改革,等等。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评价改革又陷入了追捧考试成绩的高质量教育困境。

2011年《中国青年报》曾经报道,世界经合组织国际学生水平测试项目(PISA)创始人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说,上海学生获得三个第一,不代表上海拥有最好的教育体系,一个好的教育体系的评判标准不是拿了几个第一,而是是否注重学生的思维能力培养。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看重考试的国度,古代的科举制度与今天的中高考制度不仅牵动着国人的心,而且由此产生的状元文化薪火相传经久不衰。然而,自古“状元难入大家之列,而大家又难中状元”事实,让教育评价推崇所谓高质量教育倍受质疑。

有学者就痛心疾首地批评,考试成绩好的所谓高质量教育,实质上则是更加束缚学生创造力、想象力的应试教育。为什么学生考试成绩高反而缺乏创造力呢?简而言之,就是我国崇尚的“读书做官”价值观及其推崇的知识评价制度导致的必然结果。

在我国,从小学到大学流行的教学都是备课备知识点、上课教知识点、考试考知识点,即以知识评价为核心并设有绝对不容挑战的“标准答案”,这种以知识评价为核心的教育评价,导致学校培养了一批怀揣状元梦想,一味死读书而不思创新的人。

由此来看,我国教育陷入重重困境,不能说全是教育评价造成的,而教育评价确实是不容置疑的主导因素。因此说,我国摆脱教育面临的重重困境的根本措施之一,就是积极转变弥漫于教育内外的“读书做官”价值观,彻底改革以知识评价为核心的教育评价制度。

怀特海说,“在古代的学校,哲学家渴望传授的是智慧,而现代学校降低了标准,教授的是学科。从神圣的智慧——这是古人向往的目标,沦落到各门学科的课本知识——这是现代人追求的目标,标志了多少世纪以来教育上的一种失败。”

综上所述,我国要实现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型,教育评价必须从以知识评价为核心转向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为核心,切实引导学校把培养具有丰富思想的智慧人或全面发展的人,放在教育教学的核心位置,把启迪学生的智慧放在第一位,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