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发布时间: 2017-09-01 文章来源: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8月31日北京青年报)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被舆论诘问为何“校长助理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国家部委的部长助理”?因为,彼时助理职数最多商务部和财政部,也才4人设置。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吃瓜群众也不傻: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北大如此,南科大亦然。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须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

(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邓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