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开启优化质量的教育新时代
发布时间: 2017-11-14 文章来源: 《河南教育(基教版)》

开启优化质量的教育新时代

 

 

刘 尧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新的主要矛盾反映在教育上,就是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的需要和教育质量有待优化的新矛盾。

教育部陈宝生部长说,人民群众的教育需要带来的对质量的要求是教育面临的重要问题。从总体上看,我国教育已经解决了“有数量”的问题,正朝着“有质量”的目标迈进。从“有数量”到“有质量”是新时代教育的主要特征,其本质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为此,新时代教育要抓住新矛盾,主动回应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的期待,从优化数量转向优化质量的发展道路。

◎新时代教育优化质量的背景

2016年,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77.7%,小学净入学率99.9%,初中毛入学率104%,全面普及了义务教育。高中毛入学率达87.5%,基本普及了高中教育。高等教育毛入学率42.7%,接近普及化水平。《2017软科世界一流学科排名》显示,我国高校上榜1289次,仅次于美国位列全球第二,并在7个学科位列世界第一。2017年,英国《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显示,清华、北大进入前30名,复旦等5所高校入围前200名。

尽管如此,我国教育还面临许多问题,最突出的则是教育困境问题。20151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减负何以越减负担越重?一文称,减负令不仅没有得到真正贯彻落实,反而负担由显性转为隐性、由拼学生扩大到拼家长。事实上,党和国家几代领导人都对减负作出过重要指示,各级政府持续地发布减负令,但减负不仅以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收场,而且陷入了越减越重的减负困境。

不仅如此,我国教育还始终面临着两大相互交织的难题,一个是减负困境;一个是钱学森之问。这两大难题已形成“学业负担越重,教育质量越低”的教育困境,其原因主要是我国社会陷入了所谓优质教育的认知与实践迷途。人们普遍认为,考试分数高就是质量优,升学率高的学校质量优。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孩子的教育上拼命地加码,一掷万金地选择名校、选择课外辅导、购买学区房……

究竟什么样的教育才是优质的?什么样的学校质量优呢?在我国处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艰难转型时期,尚待建立国家教育质量标准的情况下,确实让许多人陷入了迷茫、焦虑和无奈。人们在对教育质量的迷茫与焦虑中,无奈地把考试分数和升学率作为衡量标准。“教育质量﹦考试分数﹦升学率”是许多人心中教育质量的含义,也是众多学校与教育行政部门遵循的质量衡量标准。

在现实社会中,考试分数和升学率对师生而言是成绩、对学校而言是业绩、对教育行政部门而言是政绩。家长要让孩子考出高分、升入名校,教育行政部门要办“让老百姓满意的教育”就要求学校提高升学率,学校要赢得家长与教育行政部门认可就把升学率作为追求目标。多少年来,我们把精力耗费在这种所谓“优质教育”上,不仅学生的学业负担愈来愈重,即便是胜出的高考状元日后成为杰出人才者也寥寥。

《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披露,恢复高考40年来,高考状元毕业后的职业成就远低于社会预期,很少有人能够成为社会精英。与此相应,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全球21个国家(2009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学生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想像力却排在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在倒数第五。为什么我们津津乐道、苦苦追求的所谓“优质教育”,给予我们的回报是如此令人失望呢?

事实上,当我们追求所谓“优质教育”时,必然陷入“应试主义”或“升学至上”窠臼中。这样不仅没能带来教育质量的提升,反而损害了丰富多彩的教育过程,妨碍了学生的全面发展,最终牺牲的还是教育质量。毕竟衡量教育质量不像衡量商品质量那样,只要严格按照一些量化标准认定即可。考试分数和升学率只是观测教育质量的若干指标之一而非唯一,人的全面发展才是衡量教育质量的根本标准。

◎新时代教育优化质量的重点

新时代教育优化质量的最大障碍,还不是人们一味地把考试分数和升学率作为质量标准,而是在长期的应试教育熏陶中,习以为常地以此来肯定自己曾受过的教育是优质的,而丧失了对教育质量的判断力和探索精神。只有当人们扬弃了所谓“优质教育”标准时,真正的优质教育才会被认识。因此,优化质量需要全社会的教育觉醒,以探索真正的优质教育为突破口,走出所谓“优质教育”认知与实践迷途。

《教育大辞典》解释,教育质量是对教育水平高低和效果优劣的评价,最终体现在培养对象的质量上。”叶澜教授倡导的“生命·实践”教育认为,教育是直面人的生命、通过人的生命、为了人的生命质量提高而进行的社会实践活动。学生是一个个具体的、有生命的个体,对学生发展虽然有共性要求,但不能用一把尺子衡量。学生群体中的个体差异是始终存在的,教育要尊重每个学生的独特性。

学生差异化发展应该是新时代教育的常态,只有尊重学生的独特性,才能促进学生生命质量的提升,为社会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教育要进行因材施教促进学生个性化发展,即每个学生不求一样的发展但都要发展、每个学生不求同步提高但都要提高、每个学生不求相同的规格但都要合格。因此,学校要根据培养目标与学生个性特点,制定多元而非单一的、发展而非静止的的教育质量衡量标准。

2000年,UNESCO世界教育论坛通过的《达喀尔行动纲领》宣称,接受优质教育是每个儿童的权利,影响质量的所有因素都以学生的全面发展为核心。2010年,我国《教育规划纲要》提出,“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适应社会需要,作为评价教育质量的根本标准。”新时代教育对质量的期待,不是学生考试分数高与升学能力强,而是学生的全面发展。如果背离此目标,就称不上是有质量的教育,更谈不上是优质的教育。

优质教育的根本在于让学生认识自己的生命价值,在于唤醒学生创造生命价值的意识,在于引导学生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新时代教育优化质量,就要为学生提升生命价值创造最适宜的教育环境。用同样的一块粗糙的玉石,一个工匠雕琢出一个赏心悦目的天使,另一个工匠却弄出一个令人恐怖的魔鬼……因此,在创建提升学生生命价值的优质教育过程中,需要学校和教师付出智慧与努力。

新时代教育要真正实现由应试向素质转型、由数量到质量转变,政府制定的教育评价标准必须由追捧考试分数和升学率转向追求学生的全面发展,评价导向也要由注重发挥选拔性功能转向注重发挥发展性功能。引导学校把培育全面发展的人放在核心位置,把学生健康成长放在第一位,一切为学生发展服务;引导教师立足于学生,立足于学生的个性化发展,立足于学生的未来发展,立足于学生的全面发展。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站在新时代起点的教育,面对教育质量总体上有待优化,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需要的挑战,惟有紧紧围绕培养什么样的人、为谁培养人、怎样培养人这一基本问题,坚持立德树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以改革创新优化教育质量。

◎新时代教育优化质量的路径

从百年前梁启超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的论断,到当代的钱学森之问,历史一再告诉我们,教育从来不是学校单方筚路蓝缕的专项工程,而是承载中国梦的百年大计。在近现代追求中国梦的征途上,教育经历过两次重大变革:第一次是清末的“废科举、兴学校”,实现了从封建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转变;第二次是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建立,教育普及进程加快与办学条件持续改善。

随着第二次教育重大变革的深入发展,在我国进入世界教育大国之时,新时代教育如何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我们要发展人民满意的教育,以教育现代化支撑国家现代化,使更多孩子成就梦想、更多家庭实现希望。”

如何理解以上两个报告所讲的“人民满意的教育”呢?又如何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呢?尽管针对“人民满意的教育”等众多教育热点难点问题,各级各类教育改革千头万绪,但只要抓住最根本的问题就能纲举目张。我国教育在过去数量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确实积累了许许多多需要优化的质量问题。我国进入从优化数量向优化质量转变的教育新时代,最根本问题是破解钱学森之问

这些年来,我国教育界以及社会各界为破解钱学森之问进行了广泛地讨论,代表性观点有:人才培养要创造良好环境、要注重创新、要消除浮躁情绪、要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与要改革评价制度……这些观点都是治标良策,而要标本兼治就必须进行第三次教育重大变革,即以改革“读书做官”价值观及其知识评价制度为核心,推进学校人才培养模式从知识型、技能型向创造型、发明型转变。

为什么要提出进行第三次教育重大变革,主要因为我国是一个看重考试的国度,古代的科举制度与今天的中高考制度不仅牵动着国人的心,由此产生的状元文化薪火相传经久不衰。然而,自古“状元难入大家之列,而大家又难中状元”的事实,让我国长期推崇的所谓“优质教育”倍受质疑。有学者就痛心疾首地批评,考试成绩好的所谓“优质教育”,实质上则是更加束缚学生创造力、想象力的应试教育。

为什么学生考试成绩高反而缺乏创造力呢?其实,这是我国崇尚的“读书做官”价值观及其推崇的知识评价制度导致的必然结果。在我国,从小学到大学流行的教学都是备课备知识点、上课教知识点、考试考知识点,即以知识评价为核心并设有绝对不容挑战的标准答案,这种以知识评价为核心的评价制度,导致学校培养了一批怀揣状元梦想,一味死读书而不思创新的人。

世界经合组织国际学生水平测试项目(PISA)创始人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曾说,上海学生获得三个第一,不代表上海拥有最好的教育体系,一个好的教育体系的衡量标准不是拿了第一而是注重学生思维能力培养。因此,进入新时代,我国各级各类学校要以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转变“读书做官”价值观与改革知识评价为先导,在破解“钱学森之问”的过程中着力优化教育质量。

刘尧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教授、所长

《河南教育(基教版)》2017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