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评审权下放至高校 这个“权”怎么用
发布时间: 2017-12-27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除了监管工作之外,高校还需要理顺和人社部门、编制部门之间的关系。要想真正做到高校人事权独立自主,那么,人社及编制部门在各职称的比例设置上就不应有过多限制,要让高校根据自身发展目标、定位及学校教师队伍发展规划,合理确定各层级职称教师的比例,独立自主、公平公正地选拔与聘任真正优秀的人才。”沈有禄说。

  “要想真正解决教师职称中存在的各种问题,根本之策是在增加供给方面下功夫。”陈超强调,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整体实力的不断提升,以及高等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我们必须按照合理的增长比例,实现教师职称数量的有效供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教师职称稀缺这一短板。

  (光明日报记者 晋浩天)

  福建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江吉彬:

  评审标准从相对统一转为特色差别

  政府将职称评审权下放至高校,不再直接主导高校的教师职称评审,并不代表政府对高校的发展失去目标期望,而只是将直接管理变革为与高校达成契约的间接管理,保障高校规范、有序地行使职称评审权。

  同时,《高校教师职称评审监管暂行办法》明确高校按照中央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部署,结合学校发展目标与定位、教师队伍建设规划,制定本校教师职称评审办法和操作方案等。这意味着,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标准从政府主管的相对统一的标准转变为具有高校特色差别的多样化标准,以适应高校差异化的发展需求。高校要充分考量教师队伍内部的多样性,把握学科、类型差异,制定适应本校教师队伍实际状况的评审标准,避免采用“一刀切”的办法建构教师职称评审的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办法》明确了“放管结合”的保障机制。构建高校自律作用机制、利益相关方和社会公众的监督机制,有利于保障高校教师职称评审的公平与客观。充分发挥信用管理在事中事后监管中的作用,建立评审专家“黑名单”制度,加大失信惩戒力度,有利于高校建立公平的教师职称评审机制,形成良好的学术氛围。个人在职称评审工作中的违纪违法行为要按规定进行责任追究与惩处。同时明确对于不能正确行使评审权、不能确保评审质量的高校,要暂停自主评审资格直至收回评审权。

  (光明日报记者晋浩天整理)

  各地改革纵览

  江苏:

  从2017年起,下放所有本科院校高等学校教师职称系列(包括教学、科研、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教育管理研究人员)和实验技术职称系列高、中、初级职称评审权,其他辅系列中、初级职称评审权也一律下放,高级职称评审权由省职称工作领导小组根据各高校的实际情况依申请授权下放。针对“唯论文、唯学历、唯资历”等倾向,探索建立“代表性成果”评价机制,扭转重数量轻质量的科研评价倾向,鼓励潜心研究、长期积累,遏制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

  甘肃:

  今年将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直接下放给全省所有本科、专科院校,由各高校自主开展评审,省级教育行政部门不再统一组织。据悉,这一改革惠及省内2万多名高等院校教师。

  山西:

  从2017年起,山西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山西医科大学等24所高等学校自主开展高校教师正高级及以下职称评审,太原工业学院、山西警察学院、长治学院等17所高等学校自主开展高校教师副高级及以下职称评审。根据部署,山西省其余高校将尽快制定方案,在3年内全部自主开展高校教师职称评审。

  河南:

  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日前联合省教育厅印发了《关于下放职称评审权限推进高校全面开展自主评审有关问题的通知》,全面下放高校职称评审权限,高校根据相关政策要求,结合学校实际,自主制定评价标准、自主组织评审、自主发文办证、自主考核聘任,实现用人单位人才评价和使用的有机结合。政府部门不再组织评审、不再审批评审结果、不再制发任职文件、不再办理资格证书,改为事中监督、事后备案管理。

  (光明日报记者晋浩天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