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期刊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
发布时间: 2018-01-06 文章来源: 教育评论研究所

期刊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

——我与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刘  尧


2001年,时任校长张锦高在发刊词中说,“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成为期刊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当时,无论你信还是不信,他就是这样讲的。可是过了不久,你就不得不信了,因为这一奇迹真的就发生了。

  

201711月,当《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简称《学报》)刘传红主编微信对我说,《学报》创刊100期要开展“我与地大学报”征文,希望我参与此次征文活动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恍惚的,《学报》创刊号的呆萌模样依然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不曾想已经过去了17个年头,2018年初第100期《学报》就要面世了。在我回过神来回望我与《学报》携手走过的春夏秋冬时,17年时光的确在弹指一挥间。这17年来我与《学报》可谓亲密相伴,不仅是《学报》的供稿者、审稿者,还是忠实的品读者。编辑部如期赠阅的一本本带着墨香的《学报》,都是我必读的重要学术刊物之一。毫不夸张地说,我的确是《学报》发展壮大的参与者、见证者之一。



从《学报》创刊我就与她结缘了。记得2001年初我收到编辑部赠阅的创刊号急切地翻阅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时任中国地质大学校长张锦高的《广纳百川、兼容并蓄,为办成高水平学报(社科版)而奋斗》发刊词。张校长在发刊词中说,创办刊物并非易事,办好刊物更非易事,而办成有鲜明特色、有理论水平、有借鉴意义、有可读价值的高水平的学术刊物决非一日之功。对于我这个曾经办过刊物的人来说确有同感,一所地质大学要在强手林立的期刊园里办出社科名刊又谈何容易呢!我怀着忐忑而好奇的心情,反复打量手中的创刊号发现了,发表有7篇教育论文的“教育研究”栏目。显然,“教育研究”将是未来《学报》发展的重要栏目之一。



当时,我欣喜无论《学报》能否办成期刊园的社科名刊,但对于我这个从事教育研究的人来说,她无疑为自己发表教育观点增添了一个新平台。基于此想法,我在2001年第2期《学报》的“教育研究”栏目,发表了《新世纪:中国大学与大学生的发展方向》一文。自此以后,我就成为《学报》的铁杆供稿者,17年来先后在《学报》发表了7篇论文。其中,2003年第4期发表的《中国教育评价发展现状与趋势评论一文,被《高校文科学术文摘》20041期全文转载;20058月该文获湖北省20032004年度学习贯彻十六大精神专题优秀论文三等奖。2016年第6期发表的《教育评价是教育质量的守护神吗?一个古今教育评价重心变迁的解析视角一文,被《教育文摘周报》2017125日大篇幅转载。



张校长在发刊词中说,高水平的稿源是提高办刊水平的基石。《学报》要牢固树立“广纳百川、兼收并蓄”的办刊理念,吸纳国内外社会科学领域名流的学术论文,不断提高刊物的学术品位和学术影响。2008年第23期《科技情报开放与经济》杂志发表了刘建辉等人的《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科版)2001-2007核心作者测评》(简称《测评》)一文。《测评》根据综合指数排出分布在5个省市11所高校的23位核心作者,我有幸被排到第三位。《测评》认为,《学报》吸引了一批学术造诣较高的作者,为提升质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充分体现了“广纳百川、兼容并蓄”的办刊理念。《测评》指出,《学报》从创刊到迅速发展成为知名度较高的优秀期刊,在国内取得较强的影响力,除了高水平作者外,还凝聚着编辑人员的辛勤劳动。



张校长在发刊词中说,办刊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项崇高事业。从事这项工作,不仅要有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精神,而且要有深厚宽广的知识和文化修养。从编辑委员会、审稿专家委员会的专家学者到编辑部的专业人员,都负有办好《学报》的光荣使命,尤其是审稿专家负有把关的重要责任。17年来,因投稿和审稿的原因,我与《学报》保持着学术往来,天长日久与前任主编李正元先生和现任主编刘传红先生的学术交流日增2002年,应李正元先生邀请参加了学校50周年校庆,为学校教务管理人员作了《新世纪高等学校的十大关系》的讲座。2002年至2013年期间,我曾被学校聘为《学报》编委,参与了众多教育类稿件的审稿工作。2010年,还有幸被评为十佳审稿专家。



张校长在发刊词中说,《学报》要坚持求真、务实、创新、服务的办刊宗旨,崇尚科学、勇于探索、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侧重高等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着力探讨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的各种问题,推进社会科学研究。2003年,学校出台的《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关于加强和改进〈学报(社科版)〉工作的意见》提出,“必须在质量和特色上下功夫”“要坚持实行匿名送审、双审录用制度,坚持科学、公平、公正原则,坚决杜绝关系稿、人情稿、金钱稿以及学术赝品”“加大建设力度,推动《学报》向名刊目标迈进。”正因为学校关于《学报》相关制度的建立与完善,以及作者、编辑和编委的认同与执行,才使《学报》一步一个脚印地迈进期刊园的社科名刊行列。

张校长在发刊词中说,《学报》是一株破土的嫩芽,在广大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专家学者的参与及支持下,通过全体人员脚踏实地、开创性地工作,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成为期刊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学报》能如愿达成社科名刊的目标,还得益于资源环境研究、管理与经济、新闻与传播、教育研究等名栏的重点建设与长期坚守,这些名栏如一片片花瓣把《学报》这朵奇葩装点得分外妖娆。我们展开创刊号到100期的《学报》看得出,她确已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富有中国特色、地大特色、学术特色、教育特色的社科名刊。作为参与者、见证者,我衷心希望《学报》出刊100期之后,一如既往不媚俗、不浮躁、不空泛、不娇情,继续秉持求真、务实、创新、服务的办刊宗旨,把期刊园里这朵绚丽的奇葩培育得花开四季娇艳妖娆。

刘尧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教授、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