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教育评论研究的回顾与反思
发布时间: 2018-02-02 文章来源: 《青岛科技大学学报》

教育评论研究的回顾与反思


刘  尧


  

摘要:教育评论从本质上说,就是根据社会和人的发展对教育提出的要求,对教育文化进行鉴别、评说产生社会舆论作用,从而使教育文化在社会文明进步和人的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然而,我们检视今日的教育评论,不难发现存在着“随意、功利、庸俗、空泛”诸多弊端。对此,我国教育发展到今天,教育评论应该列入教育工作者的议事日程了,教育评论家也应列入教育家的行列中,主营教育评论。教育评论家要加强自身的德、才、学、识修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追求真理为已任,坚定不移地把教育实际与教育科学结合起来,依照有利于教育事业发展的原则,引导教育工作者探求教育真理和实现教育价值,引导社会大众辨别并享用健康的教育文化。




改革开放尤其是20世纪末以来,是我国教育深刻变革的时代。教育评论的展开和教育评论学的提出,是教育改革实践和教育科学发展到今天对这一学科的呼唤!今天,我国五彩纷呈的教育世界,是教育评论不能缺席的教育文化盛世。然而,当教育评论以稚嫩的身躯介入教育文化的运作之后,我们似乎不应仅仅为拥有可圈可点的教育评论著述而鼓与呼。教育评论的可贵之处应该在于她拥有一份时代觉醒和教育批判,能唤醒社会对教育的反省,把教育导向人的全面解放。因此,当务之急是呼吁教育评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提倡开展教育争鸣,大力开展教育评论。

一、教育评论的作用与条件

教育评论从本质上说,就是根据社会和人的发展对教育提出的要求,对教育文化进行鉴别、评说产生社会舆论作用,从而使教育文化在社会文明进步和人的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具体讲,教育评论在繁荣教育文化中担负着如下特殊作用。[1]第一,评介作用。教育文化只有通过教育评论的推荐、传播、宣传、评介,才能为更多的教育工作者以及社会大众所知晓、所接受、所享用,使优良的教育文化充分发挥作用。第二,升华作用。教育评论之所以能对教育文化予以导向,就在于她对纷繁的教育文化不仅有所鉴别、推荐、有所赞赏、有所批评,做到“评理若衡,照辞如镜”,而且对其思想内涵还有所发挥、有所提高,做到发人之所未发,言人之所未言。第三,推动作用。她一方面积极肯定和推荐好的有利于教育事业发展的教育文化,另一方面又不留情面地揭露和批评不良的教育文化,推动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

教育评论学研究认为,教育评论的开展是有条件的:首先,教育活动要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给人们创造了选择教育的充分时空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教育事业有很大的发展。无论从数量到质量,还是从形式到内容;无论从层次到类型,还是从结构到布局;无论从理论到实践,还是从组织到管理……都实现了多元化和多样化。今日的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需要的教育。[2]其次,教育科学要有较充分的发展,形成多种流派,为人们提供了认识和开展教育评论的理论基础。在我国教育科学发展的百年历程中,教育科学经历了引进、消化到创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科学的艰辛探索。尤其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教育科学获得了迅速的发展,基本建立了学科齐全的教育科学体系,为教育评论提供了丰厚的理论基础。第三,社会要有相对宽松的政治舆论环境和良好的学术氛围,允许批评并能有效地开展批评。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民主化进程加快,“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学术氛围已经基本形成,教育领域的各种批评与争鸣活动相继开展起来,为教育评论提供了良好的内外部环境。

二、教育评论的现状与问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教育评论伴随教育改革逐步展开。比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解放思想”的号召,教育界在1980年前后开展了关于“教育本质”论争,论争的焦点主要围绕教育是经济基础还是上层建筑。虽然,论争没有取得一致的结论,但其意义主要是扬弃了教育单纯为政治(特别是阶级斗争)服务的思想,确立了教育为社会主义经济服务的方向,把教育的重心转移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轨道上来,从而为树立教学在学校教育中的中心地位、恢复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铺平了道路。跟随着教育改革发展的脚步,教育界诸如此类的论争一直没有停止过。比如:关于教育价值问题的论争;关于教育“人文精神”的论争;以及关于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教育规模与教育质量等等的论争。可以说,凡是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的问题,都成为教育评论的论题。但是作为一门学科的教育评论(学),1994年以前尚未正式提出。虽然对教育改革、教育行为、教育现象,以及教育著述、教育家等的评论古已有之,但时至今日没有规范的教育评论体系,更少有教育工作者把教育评论作为自己的研究领域,教育评论学就更少有人研究。与图书评论、文学评论在图书和文学作品的“生产”及引导读者方面发挥的作用相比,教育文化的“生产”和作用发挥似乎尚缺乏内部“监督机制”,使创造和享用教育文化的人多处于茫然状态。由于缺少科学的教育评论,使许多优秀教育文化得不到广泛传播,难以有效发挥作用。

我们检视今日的教育评论,不难发现存在着随意、功利、庸俗、空泛”诸多弊端。有些教育评论文章(尤其是教育图书评论),确有不顾作品的实际内容、相互抬高、吹得天花乱坠的倾向。更可悲的是有些教育著述尚待问世,一边倒叫好声连绵不断,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是假”。教育评论的弊端,从客观上讲:一是由于我们的教育学术界人际关系始终错综复杂。二是由于我们的报刊等学术媒体为避免得罪人和笔墨官司,一般不太愿意刊发批评式评论文章。三是不少人对教育评论缺乏理解和尊重,怀疑教育评论的学术性。另外,还因为教育评论处在幼稚期,如同正在学步的幼儿,需要各方面的扶持和帮助。因此,笔者在1994年撰文《教育科研要进一步解放思想》[3]提出:当代教育评论对促进教育的繁荣,尤其有直接关系。然而,教育评论仍然很薄弱,应加快发展,教育评论应不囿于对教育思想、教育理论的分析评介,还应从怕得罪人的“庸人哲学”中获得解放。教育评论领域应当创造允许批评和反批评的条件和氛围。教育评论终归要走向成熟,走向成熟的教育评论是评判和鉴别教育文化优劣、辨析教育思潮、探索教育规律的教育科研活动,是联系教育内部及教育与社会各方面的桥梁,是保证教育文化健康发展和繁荣的必要途径。

三、教育评论学的研究与发展

我国教育发展到今天,教育评论应该列入教育工作者的议事日程了,教育评论家也应列入教育家的行列中,“主营”教育评论。在“教育家”这个大概念之下,除教育理论家、教育实践家、教育管理家等之外,还应列入教育评论家。与此相适应,还应考虑创建教育评论学,培养和组建教育评论家队伍。1994年,笔者开始研究教育评论学,期望建立教育评论理论体系,规范和推动教育评论的开展,又通过教育评论丰富和完善教育评论学。1995年,笔者在《关于教育评论学之我见》[4]一文中提出:研究教育评论学的意义至少可以概括为如下两点:一是丰富和发展教育科学的需要。二是规范和指导教育评论活动。并在《建立教育评论学学科体系构想》[5]一文中提出:教育科学应包括教育基本理论、教育史和教育评论(学)。教育基本理论要回答教育是什么?教育史则要回答教育做了什么?教育评论就应回答教育做的怎么样?经过五年多的研究,2000年《教育评论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

进入21世纪以后,作为学科的教育评论得到了迅速发展。2001年,国内首家教育评论研究所在浙江师范大学成立。2002年起,教育评论研究所先后与《教育与现代化》《教育科学研究》《青岛科技大学学报》《长春工业大学学报》《高校教育管理》等学术刊物合作开办了“百名学者评论中国教育”、“高等教育评论”、“高教管理评论”等专栏。2002年,《教育评论学》作为硕士生选修课,在浙江师范大学教育类硕士点开设。2000年以来,国内先后出版了一系列教育评论学术集刊:比如:袁振国主编《中国教育政策评论》(200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丁钢编《中国教育:研究与评论》(2001年,教育科学出版社)、劳凯声主编《中国教育法制评论》(2002年,教育科学出版社)、褚宏启主编中国教育管理评论》(2003年,教育科学出版社、廖楚晖主编《中国教育财政评论》(2005年,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褚宏启主编《教育发展评论》(2007年,教育科学出版社)、浙江省高校师资培训中心《教师教育研究与评论》(2007年,浙江教育出版社)、朱小蔓主编《道德教育评论》(2007年,教育科学出版社)。《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03年创刊,许多报刊、网络媒体相继开办了“教育评论”栏目。同时,也有许多教育评论著作问世,如:《新世纪高等教育评论》2001年,西北大学出版社)、《现代教育问题评论》2001年,作家出版社)、《美国教育问题评论》2002年,中国文联出版社)、《教育难点:问题与评论》(2003年,吉林人民出版社)、《教育评论:问题与研究》2004年,当代中国出版社)、《反思与借鉴——中外教育评论》(2004年,人民教育出版社)、《今日大学教育评论》2006年,群言出版社)、《中国高等教育热点问题评论》2009年,江苏大学出版社)。由以上可见,作为一门学科的教育评论,在不断的探索中成长壮大。

四、教育评论家的觉醒与使命

21世纪,在错综复杂五彩缤纷的教育世界面前,教育评论家始终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论个性,不趋炎附势,不随波逐流,努力做出尽可能符合客观实际的判断和评论。当前我国教育评论出现了一种只褒不贬,甚至褒之过分的现象。如果我们的教育无可贬之处,那当然可喜可贺。事实上,我国教育在繁荣昌盛的同时,出现了许多需要批评的地方。比如:就教育评论本身这种碍于“面子”的人情评论,已到了非批评不可的地步。教育评论家不应是教育瑕疵的美容师,而应是教育“这棵参天大树的啄木鸟”。目前,远离教育实际的引经据典、照搬外国,封闭于孤芳自赏的书斋,沉醉于玄而又玄的教育评论固然可悲;然而,趋时媚俗用经营手段操作教育评论的商业性行为,更是教育评论之大忌。越来越多的肯于用自己头脑思索的教育评论家,正在自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构建中国特色的教育评论学体系,客观、公正地评论教育。

教育评论家要加强自身的德、才、学、识修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追求真理为已任,坚定不移地把教育实际与教育科学结合起来,依照有利于教育事业发展的原则,引导教育工作者探求教育真理和实现教育价值,引导社会大众辨别并享用健康的教育文化。科学的教育评论能帮助教育工作者深入理解和认识教育文化的精髓,提高社会大众对教育文化的鉴别能力,也能影响大众的教育消费取向。教育评论要发展,必须争取有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保证“双百方针”在教育科学领域的贯彻不受干扰。教育评论还需要有揽古今中外之珍奇于襟怀的博大胸怀,不蹈故常,不计个人恩怨之气概。教育评论重在建设,而对教育的公正批评正是建设性评论的题中应有之义。正如物质上的建设就是对自然界的改造和再改造一样,教育评论就是通过对教育事实的分析、评说,澄清教育是非来扬弃教育的旧观念,形成和发展新的教育观念。目前,教育评论应该做到有针对性、超前性、准确性、创造性。针对性,即要把评论重点放在教育理论和实践的重点、难点和热点问题上;超前性,即要有远见、有预言、发挥正确的导向作用;准确性,即评论要建筑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之上,力求正确反映教育的客观规律,避免形而上学和片面性;创造性,即评论要敢于创新,善于从新的角度,以新的思路提出问题、评论问题、促使问题的解决。

五、教育评论的威力与魅力

教育评论的威力来自于教育评论具有的客观、公正的学风。教育评论要做到恰如其分地评论教育文化,关键要挤干水份,在客观公正上下功夫做文章。教育评论家要去掉私心,怀着对教育事业的高度敬业精神、对教育文化的高度责任感和对教育评论尊严的高度重视,来从事教育评论这一神圣事业。著名作家老舍关于书评曾精辟地讲过:“如果凭着个人的善恶去评断,自己所喜则捧入云宵。自己所恶则弃如粪土,事实上,这未必正确,只有取掉偏见,我们才能够吸收营养,扔掉糟粕。”[6]老舍先生的话,对我们开展教育评论仍是很有指导价值的。只有客观、公正的评论,才能保障评论的独立性与权威性,也才能帮助大众正确认识教育文化,并利用教育文化来推动社会的发展。要使教育评论具有权威性和独立性,一方面,教育评论家要有教育理论水准和正确公允的判断力,更要有坚持这个水准和判断的勇气。另一方面,也需要民主气氛的营造,有了民主的氛围,也才会有独立、权威的评论家群落产生的温床,也才能有保障这个群落得以生存的土壤。今天,在大力开展教育评论,创建教育评论学之时,摆在我们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医治既往的教育评论疾患,树立健康教育评论的公正权威形象。

教育评论的魅力来自于教育评论具有的求真、求实的学风。求真的教育评论要求教育评论家摆脱世俗名利的羁绊,以真正的教育评论家的勇气和魄力讲真话办实事,关心教育的痛痒,切中教育文化时弊,把对教育文化的真知灼见昭之于世人,给教育工作者以深刻的启迪和思考。求真的教育评论还要求教育评论家以科学态度,弘扬科学精神,对教育文化的鉴别、评判、推荐和传播。教育评论家一定要严肃对待教育评论工作,努力做好“教育这棵参天大树的啄木鸟”,保证教育这棵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求实的教育评论要求教育评论家把教育的政治性与学术性辩证地统一起来,在贯彻“双百”方针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处理好教育的政治性与科学性之间的关系。为此,教育评论家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深入教育实际,从教育实践中吸取真知;学习教育理论,提高教育理论水平;学习相关学科的评论技巧,提高教育评论文章的写作水平。求实的教育评论还要求教育评论家应本着严肃的对教育负责的态度,珍惜自己面向教育界及社会发言的权利。积极开展对不同观点、不同流派的评论,在平等、民主和友好的氛围中实现百家争鸣,让真理在不断的争鸣中愈辩愈明,让教育文化在不断的争鸣中求得发展和进步。

参考文献

[1]刘尧.论教育评论的性质和作用[J].青岛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00.1(17-19).

[2]刘尧.时代需要教育评论[N].中国教育报,2008.9,27(3).

[3]刘尧.教育科研要进一步解放思想[N].教育时报,1994.3.25(3).

[4]刘尧.关于教育评论学之我见[J].教育科学论坛,1995.3(3-6).

[5]刘尧.建立教育评论学学科体系构想[J].教育学(中国人民大学),1995.12(26-30).

[6]刘尧.求实:教育评论的魅力与威力[J].教育与现代化,2002.1(73-75).


来自《青岛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0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