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剑:2017美国高等教育回望
发布时间: 2018-02-04 文章来源: 《中国科学报》


    2017年转瞬即逝,已经成为历史。进入2018年,美国一些主流报刊和各大高校都开始回顾过去一年中,美国高等教育和自己高校的成就与发展。依据这些报刊和美国高校的总结与回顾,特别是在各大媒体曝光的程度,本文简要回顾了美国2017年高等教育界的一些重大事件,将其概括为五大类,大体可以看出在过去一年风雨飘摇中的美国高等教育。


  特朗普上任伊始政策频出搅动高校一池春水


2017120日,特朗普在华盛顿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对美国高等教育的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刚刚上任一周时间,特朗普就签署了一则旅行禁令。该禁令主要针对部分穆斯林国家,要求这些国家的公民在禁令期之内不得进入美国。这就导致不少来自这些国家的学生无法自由出入美国,不仅影响其入学,也影响其出国学习,还有一些学生在国外而无法回到美国继续学习。在录取时,因为签证的原因,高校也不得不通过Skype(一款网络电话)来与学生进行交谈和面试。这一禁令直接导致一些高校的国际学生人数有所下降。这一政策的推行虽然遭到了一些法院的否定裁决,但作为行政命令还是在美国海关以及高校内部引发了一段时间的混乱。让那些身居海外的学生回到美国,一时成为了美国高校管理层的首要任务。


  其次,对于那些没有身份证明、非法居留美国的无证学生,特朗普授权政府部门可以随时予以调查,甚至可以将他们逮捕乃至驱逐出境。这一措施遭到了大多数美国高校的强烈反对,也在校园内引发了一轮又一轮抗议示威。很多高校管理层不得不宣布自己的高校为避难所,试图寻求法律方面的保护,以此来对抗联邦政府的法律法规。


  最后,特朗普政府在财政预算时,提议要大幅度削减教育财政,也导致很多大学特别是公立高校惶恐不安。包括哈佛大学校长在内的很多高校都坚决反对特朗普压缩科学研究基金的主张,并为此到华盛顿去游说国会。


  时局突变高校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尖锐对立


  因为特朗普上台所导致的社会上的两极乃至多级分化,以及他在一些敏感的政治、社会问题上的模糊不定,导致美国高校的师生中出现了过去几乎少见的如此尖锐对立、如此难以和谐相处的不同派别之争。虽然这样的论争并非出现在2017年,而是早几年就开始出现了,但在2017年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因此,在这一年中,很多高校都因为新的政府政策的出台而引发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不仅如此,因为美国各地的历史建筑是否需要更名以及背后的历史缘由所引发的争议乃至暴力冲突,也同样显示出过去从未有过的紧张激烈的对峙,乃至出现了流血事件。这一点,最突出地体现在了弗吉尼亚州的几所大学由最初的游行示威到最后演变成了一场严重的骚乱。同时,围绕着何为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在美国高校引发了新一轮更为激烈的争论。这些争论几乎都与政治正确、不同的意识形态乃至种族相关的言论有关。甚至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高校,到最后也都引发了校园骚乱。在这些事件中,几乎所有高校的管理者对学生活动都予以密切关注,无论是对言论自由的问题,还是对历史遗留的建筑乃至雕塑问题,都作出了迅速的反应,强调学生在校园中的安全问题。


  技术在高等教育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


  在现代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技术在高等教育中发挥着越来越无法替代的作用。


  首先,在大学录取工作中,高校越来越多地开始利用高科技的手段与学生保持联系、对学生进行面试。过去,一般学校都会欢迎并接待学生到学校来参观访问,与师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现在,有些学校则推出了“数字化校园之行”,这对于那些无法亲自到学校来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不少学校都与学生建立了通讯联系,在获取他们是否被录取的过程与结果时,可以通过提醒等方式,加强与学生之间的联系。


  其次,在学习过程中,相关设备的设置也更加注重学生之间的合作与研究,更加突出学生之间的互动,从而使学生走出个人的房间和私人领地,进入公共领域,之后再去跟大家讨论。


  最后,高校中的学术图书馆有了更多的软件和可以使学生进入创新空间的领地。有些图书馆推出了类似于亚马逊式的服务,凡是书架上缺失的图书,一旦有要求,可以迅速调到,供师生选用。


  “Z时代”新人进入高校为高校带来新的挑战


  我们知道,千禧一代(Millennials,往往被称作Generation Y)大体上是指20世纪80年代初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与2000年出生的人们。到2017年,这些人大体上处在2040岁之间的年纪。而在其后的人们,则被称作是“Z时代”,即指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与进入21世纪后前几年出生的人们。2017年,“Z时代”的新人陆续开始进入高校。作为前所未有地伴随着现代技术而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因此也被称作是M一代(Multitasking,多功能一代)、C一代(Connected Generation,联结的一代)或者互联网一代(the Internet Generation)。


  “Z一代”深受互联网、即时通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的影响,他们是既生活在电子虚拟世界,也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第一代人,因而被称作是第一代真正的数字化原生态人。因此,这也形成了他们完全不同于前人的价值观、世界观、社群观以及自我认同感。比如,在他们看来,视频会议与面对面参加的现场会议效果一样,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也是最先使用社交媒体的一代人。因此,彼此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即时与同学和大家进行交流。这一代人进入大学课堂,无疑带动了现代教育技术化的深入发展,也无形中带动了教师的思想观念发生变化,包括课堂讲授的内容、方法、与学生的互动等,都带来了巨大的变革。


  人文学科如何与职业生涯相结合成高校新课题


  据调查,美国约四分之三大一新生都把上大学视为可以增加收入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那些把上大学与收入联系起来的学生而言,他们能够想到的当下众多的薪酬排行,大都会告诉人们STEM教育(即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四个领域的教育)与商业领域才是通向高收入的唯一路径。然而在2017年,这一情形有了较为明显的变化。


  一方面,为了提高人文学科学生未来的就业率,不少高校都想方设法将职业发展的教育融入教学大纲之中,以帮助学生提高其独有的数字技能技巧。另一方面,招聘行业中的趋势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职业主管们也把招聘目光投向了那些经过了人文学科教育的人们,认为他们具有诸如批评性思维与沟通能力这样的“软实力”,而这样的能力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自动获得的。


  总的来说,2017年是美国高等教育不平凡的一年。政府的更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影响着美国的高等教育发展。但在经历了2017年的动荡之后,相信2018年的美国高等教育会渐趋平稳发展。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郭英剑来源:《中国科学报》2018年0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