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如何发展素质教育
发布时间: 2018-03-07 文章来源: 中国教育报

  唐江澎(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

  核心素养以及学科核心素养的框架体系,就是让教师们从每个学科角度关注学生、培养学生,关注终身带得走的素养,这就是素质教育在今天的深化和发展。

  柳斌(原国家教委副主任、教育部原总督学):

  今后,要在发展实践能力、合作共事能力、思维能力、创新能力方面有所加强,这些方面要作为很重要的内容纳入到素质教育里面去。

  李希贵(党的十九大代表、北京十一学校校长):

  素质教育发展主题没有变,但是从发展的时代要求上来说有一些内涵上的调整。认知能力和职业能力,过去我们提得不够。这两个能力可能是未来社会特别需要的素质,也是我们实施素质教育需要探讨的一个方向。

 

  素质教育不是新名词,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已经提出来,在经过多次大讨论后写入中央文件,尤其是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就素质教育发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把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主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素质教育得到进一步强调和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素质教育是教育的核心,要大力推进素质教育。2017年《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要求“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发展素质教育”,令人振奋,也引发思考。素质教育的内涵是否有变化,有哪些新的内涵,怎么从理论上去解读,怎么从实践上去落实……这些问题都非常值得探讨。在全国两会前夕,《人民教育》记者采访了柳斌、李希贵、唐江澎三位素质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亲历者,共同讨论素质教育的历史脉络、内涵变化以及新时代如何发展素质教育等重要话题。

  为什么要实施素质教育

  记者:柳主任好!据了解,您在1987年发表的《努力提高基础教育的质量》一文中最早正式使用了“素质教育”一词。请您介绍一下当时素质教育提出的背景。

  柳斌:提出素质教育有三个大背景。第一个背景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这个时期突出了对人口素质、民族素质的重视。邓小平同志的一些重要思想理论,对发展教育起了非常大的作用。邓小平同志提出教育的发展要“三个面向”,提出“四有新人”,非常重要的一个论述就是提高国民素质。“素质”被认为是对中国改革开放、民族复兴乃至立足于先进民族之林的非常关键的问题。当时中央出台了很多文件,比如1985年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1986年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1993年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都强调了提高人民素质、提高民族素质的重要性。这样的背景下,素质教育呼之欲出。

  第二个背景是我们国家开始实施义务教育。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而素质教育是面向人人的教育,是关系国民素质提高与民族素质提高的一场重大的教育革命。

  第三个背景是素质教育是作为与“应试教育”相对立的概念提出的,为了反对应试教育倾向,反对违反教育规律、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现象。反对片面追求升学率是“破”,但只讲“破”不讲“立”,校长、教师们无所适从。片面追求升学率不对,那什么是对的?需要从正面阐述素质教育的主张。

  记者:从1995年到1997年,您连续在《人民教育》上发表了论述素质教育的五篇文章,廓清素质教育的内涵,并明确大力倡导素质教育。您写这组文章的背景是什么?素质教育是什么时候真正形成共识的?

  柳斌:素质教育提出时,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从1985年开始,一直到1997年,社会上自发展开了关于素质教育的大讨论。那一段讨论非常有必要,在讨论过程中,学校自发实施素质教育的典型也有很多。一些省份、学校的探索,为我理解素质教育做了充分的准备。我把从全国各省份了解到的情况,以及实施素质教育的经验加以总结,所以有了那五篇文章。

  1997年,国家教委在烟台召开了全国素质教育现场会,这算是正式向全国发出了素质教育的号召。会议对全国关于素质教育的一些实验进行了总结,形成了很多共识。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发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把素质教育作为教育改革走向深化的推手。文件下发之后,大家就开始比较明确规范地、有步骤有计划地实施素质教育了。

  记者:当时您对素质教育的内涵是如何界定的?

  柳斌:素质教育是以促进学生身心发展为目的,以全面提高国民的思想道德、科学文化、劳动技术和身体、心理各项素质,培养能力,发展个性为目的的基础教育。当时提出素质教育有三个要义:一是面向全体学生;二是使每个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三是使每个学生得到主动的、生动活泼的发展。而应试教育则是以考试得分为手段,以把少数人从多数人中选拔出来送上大学为唯一目的、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基础教育。

  实施素质教育有哪些新进展

  记者:两位校长能不能回忆一下,你们当时对素质教育是如何理解的?

  李希贵:当时我在山东高密当教委主任。有些观念今天看起来特别简单明了,但当时却不是那么简单。那时候主要是按照考试成绩来评价学生。我们要研究如何通过评价发展学生的个性、培养学生的特长,围绕这个问题就讨论了很长时间。那个时候,素质教育要形成共识,难度是很大的。

  唐江澎:我是教语文的,当时我的感受非常强烈。当时我就感觉到,素质教育理念与我心里所向往的语文教学的终极价值追求是完全相合的。素质教育是针对当时已经出现的严重应试倾向和片面追求升学率问题而提出来的,它是一种拨正。

  记者:曾经有一句话比较流行:“素质教育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这也说明素质教育落地非常难。为什么落地这么难?

  唐江澎:要把一种教育倾向拨正到另一种教育倾向,在还有教育终极评价标准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任何一所学校都会选择从外围向核心进军。因此,就显得抓外围的部分轰轰烈烈,课堂教学部分还是涛声依旧。

  对此,我也有两个基本观点:第一,想要通过高考这一种检测方法落实素质教育的全部内涵是不可能的;第二,如果高考不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也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