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如何推进人才分类评价
发布时间: 2018-03-09 文章来源: 中国教育报

  “双一流”建设,必须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发挥人才评价的指挥棒作用。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这一文件对于树立正确用人导向、激励引导人才职业发展、调动人才创新创业积极性、加快建设人才强国具有重要的意义。3月3日晚,教育部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人事司一级巡视员赵丹龄,全国政协委员、东北大学校长赵继做客中国教育报刊社“两会E政录”,就如何推进人才分类评价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推动人才分类评价意义何在?

  记者:《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对高校来说有哪些重要的意义?

  赵丹龄:《意见》对高校意义很重大。2016年中央印发了《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今年年初还下发了《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这三份文件形成一个顶层设计,对高校教师队伍建设、高校人才发展,都是有力的指导,也是我们人才工作的重要遵循。人才评价是人才发展体制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才资源开发管理和使用的前提。我们的教育系统,包括高校在内,长期以来经过探索实践,不断完善评价机制,为教师队伍建设及人才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但是,当前高校在人才评价机制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分类评价不足、评价标准单一、评价手段趋同、评价社会化程度不高、用人主体自主权落实不够等,亟须通过深化改革加以解决。评价文件的出台会促使社会形成导向明确、精准科学、规范有序、竞争择优的科学化社会化市场化人才评价机制,最大限度激发和释放各类人才的活力。

  赵继:文件出台恰逢其时。大学首要职能是培养人,培养服务于现代化建设、服务于新的“两步走”战略的高级人才,特别是“双一流”建设的高校,还要培养领军人才和精英人才。这就需要最优质的学术研究、最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来支撑和引领教学的创新与发展。对于分类评价,高校呼唤已久,这次上升到国家层面来推进,我们觉得很振奋。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定位,每所学校的使命和承担的责任并不完全一样,引导学校的学科团队和教师们往哪个方向走,这就需要有科学合理的制度性安排。《意见》给高校人才评价提供了一个指导方针,一个大的方向。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结合大学自身的发展实际和定位,把中央的文件切实落实好,制定出符合学校实际的实施方案。

  记者:文件中的一个亮点就是对解决评价标准“一刀切”的问题有一个很明晰的思路。您怎么看?

  赵丹龄:解决“一刀切”的问题,要从遵循人才成长规律来着手。对高校教师的评价,我们要突出品德、能力和业绩,树立全面的评价导向,也要建立不同岗位、不同特点的教师和人才的评价机制。高校教师、高层次人才承担着教书育人立德树人的责任,所以要把品德的评价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教育部在实施“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过程中,坚持把师德放在前面,坚持“两个不能有”,即“在政治上不能有问题,在师德上不能有问题”,这样的人选才有基本资格。

  分类评价的实施主体主要是高校,所以高校要充分发挥自主权。去年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的《关于深化高等教育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若干意见》就是要进一步加大高校自主权,“向高校放权,为人才松绑”,有利于高校结合自己特点来设置人才评价的标准,甚至细化到每个岗位的标准。但高校也要注意人才评价的周期问题。要针对不同岗位特点,选择合适的考核周期,有的岗位可能适合一个任期的考核,也有一些适合年度考核,考核时的轻重是不一样的,高校必须研究这个规律。

  赵继:文件强调要创新多元评价方式。但实施多元评价以后,我们怎样采集客观数据,谁来评价,标准之间如何平衡,怎样使实际评价结果更有说服力、更客观、更准确,这是一个难题。只有设计科学的评价体系,采取合理的评价方式,创造良好的学术风气和环境,才能够真正促进人的全面自主发展,达到评价和激励的预期效果。在防止“一刀切”这个问题上,各个学校还需要出台举措和细则,使理念和《意见》真正落地。

  如何推进不同领域人才评价改革?

  记者:健全教育人才评价体系,是高校极为关注的问题。在您看来,如何深化高校教师评价制度改革?

  赵继:大学最重要的使命是培养人才,如何落到实处,这是关键。一个好大学或者“双一流”建设的大学,应当提倡教师教学和研究相结合、理论和实际相结合,追求学术的卓越、研究的卓越,瞄准学术前沿、科技前沿进行潜心研究,为国家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作贡献。这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无论研究做得多么优秀,都不能忘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教师,培养人始终是最重要的职责。科学研究和教书育人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它们不是对立的,而是统一的。但是在现实当中,由于我们指挥棒的方向设计存在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部分教师往往容易在工作安排上存在困惑,出现对人才培养工作花的精力不足或者出现学校资源配置不到位的现象,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才培养效果显现的周期比较长,对它的评价比较复杂,培育人的效果有的时候短时间不容易看得见摸得着,而其他一些方面的工作可能更有显示度,可以很快显示出社会和学校对教师的评价预期,所以无论是大学的管理者还是教师都面临这个压力。一流大学最重要的是在一流学术的基础上培养一流人才。文件强调深化高校教师评价制度改革,有助于学校和教师处理好教学和科研的关系,不忘初心,立德树人。

  赵丹龄:我觉得这个问题要统筹考虑。刚才我讲到人才评价要综合考虑品德、能力、业绩、贡献。其中品德等是前提因素,还有教师必须要上课,比如说教授给本科生上课,要承担教学任务。高校教师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教书育人,同时要承担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等职责。对教师的评价也要充分体现出这些方面。教师只有做到自身全面发展,才能正确地引导教育学生,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

  记者:文件强调,对于科技人才,实行代表性成果评价,突出评价研究成果质量、原创价值和对经济社会发展实际贡献。怎样改变片面将论文、专利、项目、经费数量等与科技人才评价直接挂钩的做法,建立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

  赵丹龄:代表性成果评价是以人才最精华、最能代表其水平的文章和著作来对其进行评价的制度,重质量而不追求数量,这是一个趋势。代表作制度其实在不同的岗位,包括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或者人文社科,它有不同的含义,必须根据不同岗位、不同层次教师和人才制定不同的标准,充分体现针对性,这样才能激发每个人的活力。

  另外还有发展性评价的问题。发展性评价是国际上研究比较多的问题。发展性评价与奖惩性评价不是对立的,而是可以同时进行的。我认为发展性评价最重要的特点是它带有诊断性质。它要观察教师在每个发展过程中、在人才成长的青年阶段、中年阶段或者年龄比较大、层次比较高的阶段,体现出什么样的特点,存在什么不足,要诊断出教师在这个学校、在其所属的教学岗位和环境里面是什么位置,进而激励教师有针对性地改进。改进是最重要的。评价是指挥棒,直接关系到人才怎么使用、怎么激励、怎么给待遇等。只有把发展性评价和奖惩性评价结合起来,才能更加全面地评价人才。

  赵继:文件强调,实行代表性成果评价,突出评价研究成果质量、原创价值和对经济社会发展实际贡献。改变片面将论文、专利、项目、经费数量等与科技人才评价直接挂钩的做法,建立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这里面有一个概念需要澄清,就是将来不是不看重论文,也不是不看重专利,而是更加看重质量,要通过相对公平的方式,把真正作出了贡献和体现出水平的人才选拔出来。这是这次分类评价的一个着力点和一个指导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