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发挥好三科教材育人功能
发布时间: 2018-03-12 文章来源: 中国教育报

  去年9月1日,教育部统编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三科教材正式在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统一使用,这是中小学教材建设的一件大事,也是贯彻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重大举措。统编三科教材使用了一个学期,大家对三科教材有什么看法?怎样才能更好地发挥三科教材的育人功能?日前,本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德育一体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原党委书记韩震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史家教育集团校长王欢。

  ●韩震(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德育一体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原党委书记):

  教育具有塑造未来的功能,教材是规范教育的最主要的遵循,因此教材必须体现国家意志。三科教材统一编写,统一审查,统一使用,保证了我们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有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文化基础,能担起民族复兴的大任。

  ●王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史家教育集团校长):

  对于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三科教师而言,他们要胜任工作,需要重新学习很多知识。现在的教育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要让学生在体验中、讨论中、参与实践中,形成自己的认识和独立见解。三科教材中涉及的学科思想、价值观、方法论,都需要让学生在悟的过程中掌握。

  新教材深受广大教师学生欢迎

  记者:王校长,统编教材使用一个学期了,老师和学生们对新教材有什么看法?

  王欢:老师们都说很喜欢新教材。老师们的看法,归纳起来有三点:一是教材注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一些小故事、小情景的设计更贴近儿童生活实际;二是新教材可操作性、指导性强,一些新的栏目设置很受欢迎;三是老师和学生都特别喜欢教材中留白的设计,它方便学生做批注、笔记,也让孩子们有更多的自由创造的空间。

  记者:您是语文教师出身,语文教材有什么改变让您印象深刻?

  王欢:我经常听语文老师讲课和讨论,有四点印象很深:一是教材特别关注幼小衔接和学生学习成长规律。比如,原来一年级的时候上来就学拼音,现在第一个单元是学生字,学生在识字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些字,但在阅读时不识字了,这时候他就有学拼音的兴趣和需要了。二是教材特别突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原来古诗文、历史故事等基础上,新增加了《三字经》《千字文》等。三是新教材突出阅读,而且是一种长链条的阅读,希望引导学生养成爱读书的好习惯。四是新教材注重让学生从生活中学习。

  记者:韩教授,你们对统编教材进行了很多调研,您听到的评价是怎样的?

  韩震:广大教师、学生是比较认同统编三科教材的。他们认为三科教材有三个突出的特点:第一是时代性更强。教育和社会是相互塑造的,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教育也应该跟着这种步伐,而且要具有一定前瞻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包括文化的新发展,在教材当中都得到了体现。第二是实践性更强。就是刚才王校长说的,操作性更强了。第三是思想性更强。在全球化时代,每个国家都要考虑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问题。在这些方面,这套教材体现得更加鲜明。当然还有其他方面,比如印刷质量、版面设置,包括封面设计,比原来的人教版都有所改进。

  三科教材核心旨归是立德树人

  记者:党和国家领导人历来高度重视中小学教材建设,明确提出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为什么说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

  韩震:在全球化时代,中国要培养认同自己的国家、认同自己文化的可靠接班人和合格建设者。教育具有塑造未来的功能,教材是规范教育的最主要的遵循,因此教材必须体现国家意志。如果说中小学教材建设,尤其是三科教材建设,不上升为国家事权,各省(市、区)可以各行其是、多元化发展,就不可能塑造出有共同理想、共同信念的可靠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和合格建设者。

  王欢:教育就是在为国家储备人才,那么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就特别重要。他不仅要有知识、才华,还得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爱国主义精神、革命传统精神等。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要落地,拿什么使之落地?教材。三科教材表达的就是中国精神、中国灵魂、中国文化,所以它是国家意志。

  韩震:既然是国家意志,就要强调统一性,也就是要有统一的规范,所以三科教材要统一编写,统一审查,统一使用。我们国家幅员辽阔,各地的文化有一定差异,这套统一的教材保证了我们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有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文化基础,这样才能担起民族复兴的大任。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事权就是体现国家意志。

  强调价值观教育,中国并非特例

  记者:三科教材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有些人认为,只有中国才有这种意识形态色彩较浓的思想道德类课程,外国没有这方面的教育,事实是这样的吗?

  韩震:我也经常听到有人说国外没有类似的课程,这完全是一种误解。其一,很多国家都有公民课程,有的叫“公民与政府”,有的叫“公民与道德”,有的就叫“公民”,都包含有道德与法治这方面的教育。其二,他们的其他学科课程,比如历史、地理、经济这些学科,也有这方面的功能。欧洲国家有一些政治学科的课程就和我们的类似。

  近代以来,各个国家正是通过对教育的垄断,或者叫支配性、政策性的掌控,塑造了国家的意识形态,包括语言和信奉的核心价值观。实际上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只对本国学生进行价值观教育,而且还想用自己的价值观影响全世界。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就没有共同的道德规范、共同的理想信念和共同的文化基础。

  王欢:据我了解,法国教育部2016年就颁布了“共和国价值观学校总动员计划”,明确提出在小学要进行300学时的公民教育。2015年,法国国家教育电视台特意地来到史家小学,拍摄了史家小学的一节思想品德课,他们就是想看看中国的思想品德课是怎么上的。

  日本也颁布了道德教育改革方案,把课外活动学科化,他们原来是从高年级开始进行道德教育,现在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了,而且要求每个学年不少于35小时。美国搞了一个新品格教育运动,对学生进行价值观的塑造。韩国也在进行改革,研究如何把道德教育融入各学科

  韩震:实际上,西方的价值观教育比我们更自觉,而且研究得更深。尽管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念和我们有诸多冲突,但他们的教育方法值得我们借鉴,比如说公民教育,我们过多强调知识,他们则更强调具体的行为规范。在具体的教育方式方法上,我们有很多地方要向其他国家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