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高校更名的高质量发展隐忧
发布时间: 2018-11-01 文章来源: 《中国科学报》

高校更名的高质量发展隐忧


刘  尧


当今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以名取校”的惯性思维,人们普遍认为,校名称大学的质量高于校名称学院、校名称学院的质量高于校名称专科学校,学术型高等学校的质量高于应用(职业)型高等学校,也因此高等学校普遍把高质量发展看成提升学校层次和转变类型,这就自然而然地引发了经久不衰的高等学校更名热潮。其实,这是社会和高等学校对高质量发展的片面认识与盲目行动。真正的高质量发展是不同层次、不同类型高等学校办学目标的适切性及其与办学效果的一致性,即高等学校办学质量的提高而不是其办学层次提升和类型转变,这是高等教育发展和高等学校发展不能混同的问题。



20185月31日,教育部又公示了新设置包括19所新设本科院校、16所更名大学、3所独立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民办本科院校和2所同层次更名院校的40所高等学校名单。近些年来,高等学校更名不断引发社会舆论的质疑,教育部也曾就此发过声明:从未发布过更名通知而是设置名单。教育部发声明没有问题,而批准设置的高等学校都更换了校名也是事实。就是说,社会舆论把设置解读为更名也没有错,因为更名就是设置的内容之一。对此,有网友直言,这不过是一种文字游戏而已。面对高等学校更名无论是教育部的声明,还是社会舆论的质疑,各方既各有其理也都不全在理。理清高等学校更名还是设置文字游戏背后的是非曲直,还需要我们进行理性地分析。

我国高等学校以设置的名义而更名,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始建于晚清的旧式学堂(高等学校),在洋务运动兴起时则改名为大学,如上海圣约翰书院更名为圣约翰大学,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新中国成立以后,伴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高等学校在高等教育改革中出现多次更名热潮。第一次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对旧院校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以及1952年的院系调整;第二次是在国内教育大震荡时期,1958年“大跃进”与1966年“文革”以及1978年恢复和增设一批高等学校;第三次是在20世纪90年代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时期,通过共建、合作、合并、协作和划转等方式改变了众多高等学校的隶属关系。第四次从新世纪开始的高等教育类型结构调整时期,为高等教育大众化高等学校提升层次或改变类型。

事实上,高等学校更名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美国学者保罗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专门谈论高等学校更名现象——“教育机会”的开放依靠的是一个语言膨胀过程,一个“升级”的办法,也就是把数不清的普通学校、师范学院、贸易学校的名称和地位提高到“大学”,授予它们一个身份,而实际上它们根本不具备办大学的条件。尽管福塞尔描绘的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对照当下的中国高等学校更名也同样适用。社会舆论对更名多有质疑:一是“贪大求高”的不良风气,即校名越改越大,层次越改越高;二是希望通过更名来提升办学地位,本质上纯粹是攀比心理在作祟;三是“形式主义”的恣意蔓延,即优良传统和特色的丢失影响到长远发展;四是“离经叛道”的教育行为,即一定程度上不尊重高等教育发展规律;等等。

校名作为高等学校承载厚重学校文化和精神的符号之一,不仅能给社会传递办学特色的信息,也能给社会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提升社会对学校的认同。尤其是历史悠久的高等学校,其校名还承载着历史、彰显着传统、寄托着情感、激励着师生。倘若随意更改校名,不仅是对师生的不尊重,也是对优良传统的漠视。就是说,一所学校的校名是该校的招牌与标签,是否要更名一定要慎之又慎,除非必需一般都不要轻易更改。具体分析我国高等学校更名的原因可见——既有社会发展引发的高等学校必需更名、高等学校实行分级管理引发的争取更名、以及高等学校发展壮大引发的自然更名,也有高等学校争“名分”引发的更名异化。

近年来恣意蔓延的高校更名,看来已经是大势所趋而难以阻挡,但无论如何新时代要遏制埋藏着高质量发展隐忧的更名异化现象。因为它扰乱了高等教育结构,即高等教育类型与层次结构失衡,以及高等学校办学目标模糊不清;也不利于高等学校“形象提升”,即校名包含着丰厚的历史沉淀和人文价值,更名会有一定的品牌损失;也进一步助推了浮躁之风,即更名暴露了办学浮躁与精神贫乏;更为严重的是,与新时代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要求是背道而驰的。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是一所全球知名院校,按照我国高等学校更名的做法,早就该更名为“麻省大学”了。可是,麻省理工学院始终不改校名也没有影响其誉满全球。我国也有如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等一些老资格的“学院”值得点赞,他们在更名热潮中耐得住寂寞坚守着自己的金子招牌。

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判断,明确提出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实现我国经济发展转向的关键在人才、基础在高等教育,没有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就难以培养出经济高质量发展所需的高级专门人才。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既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组成部分和必然要求,也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保障。因此,十九大强调“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十九大已经吹响了新时代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号角,高等学校要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科学认识新时代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本质内涵,扬弃仅把提升层次和转变类型的更名作为追求高质量发展的手段,全面谋划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根本战略,努力办好人民群众满意的高等教育。

刘尧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所长、教授。

来自《中国科学报》2018年10月9日

相关链接  高校更名的高质量发展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