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大学何以治理顽疾摆脱困顿
发布时间: 2018-09-12 文章来源: 《上海教育评估研究》

新时代大学何以治理顽疾摆脱困顿

——从大学校园频现性骚扰事件等怪象谈起



刘  尧


大学的确是困顿了,却不因困顿移初志!新时代大学面临校园性骚扰、校领导腐败、论文造假风、科研浮躁风和人才功利化五大顽疾,何以治理顽疾摆脱困顿呢?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在十九大吹响高质量发展的号角之际,新时代大学需要顿悟并积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倾听真理的呐喊与召唤、吸纳社会的质疑与批评,进行自身的反省与自新,开启治理顽疾摆脱困顿回归求真育人之道。

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判断,明确提出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实现经济发展转向的关键在人才、基础在教育。没有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则难以培养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高级人才。大学作为高等教育机构,她的核心价值应该是求真育人,她的本质应该是探索高深学问、追求科学真理、关怀终极价值、传承人类文明、提升人类精神、守护人类尊严。然而,我们发现近年来大学里丑闻迭出怪象频现,大学已经被世俗社会庸俗化,还正在被庸俗化锈蚀的困顿不堪。新时代大学该何去何从?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大学的确是困顿了,却不因困顿移初志!在十九大吹响高质量发展的号角之际,大学顿悟并积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倾听真理的呐喊与召唤、吸纳社会的质疑与批评,进行自身的反省与自新,毫不犹豫地开启治理顽疾摆脱困顿回归求真育人之道。我们相信,新时代大学一定能依据国家、民族和社会需要,牢记引领社会文明进步的使命,充分发挥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与文化传承的职能。

一、防治校园性骚扰要强化依法治校意识

从厦门大学教授吴春明“诱奸门”事件、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小箭强吻事件、北京大学副教授余万里诱奸女留学生事件、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小武性骚扰事件……近年来大学校园太多的性骚扰丑闻被媒体曝光,对求真育人的大学来说显然是莫大的耻辱,也暴露出大学防治校园性骚扰面临的困境与困顿。2018年7月10日,中山大学教授张鹏性骚扰师生的处理结果是:停止其任教资格,终止“长江学者”工作合同。[1]实际上,对校园性骚扰的处理结果大多如此。大学教师性骚扰学生一定是师德败坏违反校纪校规问题,必须给予纪律与道德处分。但防治校园性骚扰的追责却不能止于“停任教师资格”等处分,因为性骚扰触犯了法律需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20187月16日《南昌晚报》以“南昌大学遭性侵女生发声:仍有严重心理创伤!要起诉学校和副院长”为题的报道称,2017年12月19日,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被曝长期性侵女学生小柔(化名)!次日,南昌大学就免去了两位相关涉事者职务!在南昌大学对性侵事件处理半年之后,小柔仍然难以摆脱严重心理创伤的困扰,所以小柔决定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将周斌作为第一被告、南昌大学作为第二被告,向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小柔是目前国内首例被性侵后,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力的受害者。法院审理结果如何是一回事情,但小柔的起诉开启了校园性骚扰通过司法诉讼维权的先河,对防治校园性骚扰具有路径上的开拓意义。

当前,大学和社会至少在观念层面对反对性骚扰形成了共识,而落实到维权上的艰难仍是无法被低估的。我国法律明文禁止性骚扰,但防治性骚扰教育尚未纳入大学课程设置和任何教育政策,对性骚扰的认定也缺乏细致的判断标准。相比而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发布过长达35页的性行为不端处理条例,对如何判定性骚扰与遭遇时如何应对等问题有详细说明。美国教育部发表的同僚书明确规定:高等教育机构有义务及时有效地杜绝性骚扰,否则会予以罚款还可能失去联邦经费。[2]鉴于此,新时代大学防治性骚扰,首先要将防治性骚扰教育纳入课程与政策体系,其次要建立从举报、取证、调查到处理系统制度,再次处理性骚扰事件要开启相关法律途径。

二、遏制校领导腐败要加大纪检监察力度

2014年,成都中医药大学党委原书记张忠元和原党委副书记、校长范昕建双双被移送司法,临沂大学原副校长李富山、临沂大学党委书记丁凤云被查,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原副院长陈小波被查……2014年7月,教育部曾就落实党风廉政“两个责任”约谈了75所直属大学。2015年11月,中国传媒大学书记被通报批评,正副校长被免职。2015年12月,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信息的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至2015年,全国有56所大学、83人被调查,其中32人正接受组织调查,已有14人被“双开”,11人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另有6人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涉及到的“211”或“985”大学就有17所。[3]

大学领导腐败毁掉的不仅是他们自己的前途,也污染了大学这片净土更伤害了高等教育的尊严。有网友直言,隐藏在大学领导里的蛀虫,能贪则贪能腐则腐,他们的思想彻底腐化了,灌输给学生的必然是庸俗化、市侩化的思想。20176月21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特别讲到,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大学的各类招生、科学研究、后勤管理、工程基建等等关键岗位权力和资源越来越集中,权力寻租风险的确不小。[4]大学治理出现监督盲区为腐败创造了条件,泛市场化导致金钱至上为腐败提供了思想基础,如此两相作用再加上畸形的职称职务制度,大学领导腐败在所难免。大学领导腐败是高等教育领域危害最大的腐败,不改革大学治理就难以消除高等教育领域的腐败泛滥。

从近年来纪检监察部门加大对大学的腐败违纪案件的查处与通报力度来看,大学的反腐工作力度正不断加大,覆盖面越来越广,不仅查贪污腐败问题,也不断强化廉政教育。2017年1月1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高校反腐决不能失守》特别指出,“打赢反腐败这场正义之战,高校是一个重要战场。”治理高等教育领域腐败应从书记校长开始,只有官风正校风才能正,只有校风正学风才能正。[5]为此,新时代大学要完善治理体系,首先要完善民主决策程序,建立现代大学的董事会制度。其次要建立现代大学治理制度,避免权力过于集中。再次是尊重学术规律,走去行政化之路,逐步实现大学由大师而不是大官说了算。[6]

三、刹住论文造假风要明确学术职责规范

20184月,东北大学2008届硕士生孙勇的学位论文与上海交通大学2006届硕士生李必红的学位论文《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的结构设计与优化》存在大面积雷同的情况。6月,东北大学撤销了孙勇的硕士学位。4月,天津大学2012届硕士生李庆昆的学位论文涉嫌抄袭内蒙古农业大学2005届硕士生武欣慧的学位论文。6月,天津大学撤销李瑞锋原授予学位。6月,北京语言大学教师粟花公布大量抄袭证据指出,暨南大学2014级广告学博士生熊科伟所发表的多篇期刊论文涉嫌抄袭剽窃。7月,暨南大学撤销熊科伟博士学位,同时启动对其指导教师追责程序。学位论文抄袭以及学术论文抄袭泛滥,已经成为新时代大学高质量发展面临的顽疾。[7]

湖北某大学博士张晨(化名)在网上找“中介”在“C刊”发表论文的愿望破灭了,还被淘宝卖家骗去了5.2万元积蓄。[8]这就是与论文抄袭同生共存的论文买卖现象。目前,一大批从事论文代理的中介活跃在网络和校园,发论文找中介已是一些学生发表论文的渠道之一。为何如此?主要是大学都将发表论文与学位、职称等挂钩,只重视论文发表而学术规范与诚信教育在大学流于形式,再加上对于抄袭、买卖等认定与惩罚详细操作条款,不仅助长了学术造假等行为,而且阻碍了学术创新。2018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强调,加强科研诚信教育、建立健全学术期刊管理和预警制度等。[9]

《光明日报》调研报告显示,多数受访者认为,论文抄袭、买卖等破坏了学术生态,造成了虚假浮躁的学术风气,对学术创新危害极大,也浪费了社会资源。因此调研报告建议,有关部门可以采取如下措施进行治理:对研究生发表论文不作为硬指标,加强对学术期刊的监管,加大对论文买卖双方的惩处,等等。[10]实际上,中国人民大学等7所高校,在十多年前就取消了“研究生毕业必须发表论文”的硬指标。2018年7月18日,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严厉打击学位论文买卖与代写行为,明确查处的第一责任人是指导教师、责任主体是学位授予单位、监管主体是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并对各责任方提出了具体的职责要求。[11]

四、扭转科研浮躁风要改革基金立项机制

20187月4日,教育部社科司发布关于清理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的通知指出,根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管理办法》的规定,将对2013年批准立项的所有未结项、申请结项未通过或经批准延期后到期仍未结项的青年基金项目、规划基金项目、自筹经费项目共1453项进行集中清理。实际上,2013年度立项的项目的总数为3240项,集中清理1453项占据了当年立项的将近一半。目前,这些项目申请者需要在通知发出后的两个半月内,突击完成项目的结项工作。即便待清理项目的申请者都按规定时间完成了结题,其研究成果的质量确实是令人怀疑的。还有更令人吃惊的是,这次集中清理并未在大学引起震动,大概因为这种清理已经司空见惯了吧。[12]

除以上项目清理外,还有科研经费的“跑冒滴漏”问题?2013年10月11日,时任科技部部长的万钢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科研经费管理出现过一些问题,甚至是恶性问题。“我们绝不容忍这些现象,要坚决杜绝经费管理上的问题。”比如,浙江大学水环境研究院院长陈英旭教授的“苕溪课题”总经费高达3.135亿元,其中国家拨付经费1.0544亿元。2014年1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陈英旭进行宣判,认定其贪污945万余元。2017年6月,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石油天然气工程学院教授王新海涉嫌贪污行贿罪一案在北京一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王新海非法套取了三笔科研经费共计576万余元,并将其中的323万余元据为己有。[13]

2018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会议,特别强调严肃查处违背科研诚信要求的行为,推进科研诚信建设制度化,营造诚实守信、崇尚创新、追求真理、鼓励探索、勇攀高峰的良好科研氛围。对于上述问题,除采取科研诚信制度等系列措施外,要对科研立项与评价进行彻底改革。2014年,笔者提出,由科研立项拨款转为科研立项贷款;由科研立项资助转为科研成果奖励。[14]2016年,全国政协委员张亚忠呼吁,废除科研立项制。2018年,全国政协委员韩庆祥指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经费报销制度没有体现脑力劳动的特征。他们所提建议的共同点是,实行“购买成果制”。福建师范大学欧阳健建议,废除基金制实施低额学术贷款与高额学术稿酬。[15]

五、纠正人才功利化要改革人才评价制度

2018年,全国各类大学陆续公布了人才引进新政,掀起了新一轮送房子、授帽子、给票子的“人才争夺战”。这次“人才争夺战”“帽子”的光环被无限放大,大学引进各种“帽子”人才可谓不惜一切代价,一些“帽子”人才也趁此频频“转会”,大学之间“帽子”人才的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实际上,全国各类人才计划制造上百种“帽子”时,不会想到会引发大学唯“帽子”是从与“帽子”滥用的怪象。比如,评价一个教师往往不是看真才实学,而是看重是否拥有“帽子”;评价一所大学往往不看办学实际效果,而是看有多少“帽子”学者。在各级各类“帽子”满天飞的大学里,“帽子”已经背离学术激励初衷,加剧了学术风气的浮躁化,催生了学术环境的功利化。[16]

新时代对这种“帽子”滥用现象如何解决呢?有学者建议,一是让“帽子”回归荣誉性。即彻底改革目前流行看“帽子”给薪酬和条件的人才制度,切断“帽子”与物质利益之间的简单挂钩关系,回归“帽子”为学术激励的初衷。二是缩小人才之间的收入差距。即学习借鉴欧美发达国家的做法,缩小不同人才之间的福利待遇差距,让绝大多数教学科研人员能够体面地有尊严地工作生活。三是加大对团队的支持力度。即逐步推行财政中长期目标导向的持续稳定经费支持制度,让更多认真做事的科研人员得到持续支持。四是推行代表作评价和长聘机制。在学术评价上,以代表作评价和长聘机制鼓励科研人员出一些大成果。[17]

针对业已存在的“帽子”滥用现象,2018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特别提出了使人才称号回归学术性、荣誉性本质的要求和措施,避免与物质利益简单、直接挂钩。鼓励人才合理流动,引导人才良性竞争和有序流动,探索人才共享机制。意见的亮点主要是:其一,破解评价导向问题:构建科学、规范、高效、诚信的科技评价体系。其二,拒绝“帽子多”、避免“一刀切”:“三评”改革让科研人员吃下“定心丸”。其三,突出实招硬招:发挥好科技评价指挥棒和风向标作用。[18]如果这项举措都得到落实,一定能从根本上扭转科研人员的功利化倾向。

参考文献:

[1]凤起.博导被举报性骚扰,中山大学别沉默[EB/OL].新京报快评,2018-07-09

[2]任冠青.让模糊地带清晰,看哥大如何处理校园性侵[EB/OL].風聲评论,2018-07-09

[3]张燕.象牙塔里的反腐风暴[EB/OL].中国经济周刊,2015-12-24

[4]黄帅.这所大学校长落马一个月后,原党委书记也被查了[EB/OL].中青在线,2017-09-01

[5]张若冲.大学校长事件引发知识界地震?[EB/OL].沧海之瓠,2018-05-12

[6]郭思远.高校反腐风暴,象牙塔怎么了[EB/OL].参考网,2016-01-09

[7]佚名.湖南大学回应论文抄袭:撤销抄袭者硕士学位,导师停招三年[EB/OL].募格学术,2018-07-12

[8]王磊.一女博士找“中介”代发论文被骗5万元[N].中国青年报,2018.07.10(6)

[9]刘垠.科研诚信管理 需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N].科技日报,2018.07.19(1)

[10]光明日报调研组.论文可以买卖,学术的良心在哪里[N].光明日报,2018.06.22(5)

[11]施雨岑.教育部:指导教师是查处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第一责任人[EB/OL].新华网,2018-07-18

[12]罗文泽.为何近半数教育部课题逾期两年仍难结项[N].光明日报,2018-07-16(2)

[13]李一陵.科研经费曾被他们疯狂套取,教育部“放大招”能否发现新问题?[EB/OL].观海解局,2018-07-16

[14]刘尧.防科研经费“跑冒滴漏”要靠管理创新[N].中国教育报,2014-03-11(2)

[15]欧阳健.“学术贷款”制或可行[N].社会科学报,2018-07-06(8)

[16]本报评论员.切断“帽子”背后的利益链[N].科技日报,2018.07.12(1)

[17]陈瑜.以“帽”取人,败坏学术风气[N].科技日报,2018.07.12(1)

[18]佚名.透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EB/OL].经济日报,2018-07-05

刘尧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教授、所长。

来自《上海教育评估研究》2018年第5期。

相关链接  大学何以治理顽疾摆脱困顿